新闻

听她们讲中日邦交正常化背后的那些事儿

1972年秋天,中日两国正式实现邦交正常化。45年后,周恩来总理侄女周秉德和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女儿田中真纪子在北京出席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纪念招待会。回忆往昔,她们会给我们带来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听她们讲中日邦交正常化背后的那些事儿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国日本友好协会8日在京举办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纪念招待会。(新华社记者张领摄)

“真应该带你去北京!”

只要提到中国,田中真纪子就会想起小时候父亲说:“真纪子,我要带你走遍世界,这才是我的梦想啊。”

从英国白金汉宫到美国白宫,从莫斯科到波恩,几乎每一次外访,田中角荣都会带上真纪子。但是1972年访问中国,他没有带女儿前往。

当时还在冷战期间,日本国内不了解“铁幕”另一面中国的信息。但他仍对女儿说:“真纪子,你听好了。50年之后,日本老百姓和中国老百姓一定可以笑脸相迎,彼此交流,这才是我真正的使命。”

听她们讲中日邦交正常化背后的那些事儿田中角荣女儿田中真纪子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纪念招待会上致辞。(新华社记者张领摄)

田中角荣出发当天,东京天气晴朗。他抱着长孙雄一郎说:“小雄,等爷爷回来以后再陪你一起玩。”这一天,真纪子终生难忘。

1972年9月25日,田中角荣的专机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周总理先向田中角荣表示欢迎,田中角荣回应:“很高兴能来到中国。”随后,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那一天,真纪子在东京一家电视台参加直播。通过电视,她看到父亲和周恩来总理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随后,播音员采访她的感想,她感觉到,胸口有无限的情感交织在一起。

那一年,田中角荣作为战后访问中国的第一位日本首相,同周恩来总理就两国恢复邦交正常化问题举行会谈,发表了中日联合声明,实现了两国邦交正常化。

真纪子回忆,父亲回国后曾对她说:“真应该带你去北京!应该带你去见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

“请允许我帮你脱风衣吧”

在抵达当晚举行的欢迎宴会上,周总理专门安排乐队演奏了田中角荣家乡的音乐,田中当时感到非常意外,也深受感动。

周秉德说,对于田中角荣的生活习惯,周总理了解得清清楚楚。周总理习惯晚上工作、凌晨休息、中午起床。田中习惯早睡早起,生活很规律。为了配合田中角荣,周总理特意调整了自己的作息时间。

听她们讲中日邦交正常化背后的那些事儿周恩来侄女周秉德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纪念招待会上致辞。(新华社记者张领摄)

在田中角荣下榻的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曾发生过一件饶有意味的插曲。有一次到宾馆后,周恩来总理要脱自己的风衣,因为战争年代胳膊受过伤,他脱风衣时显得有些吃力。

田中角荣见后,抢在了旁边工作人员前面,主动过去帮助周总理脱去风衣。周总理急忙说:“不行,不行,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来替我脱风衣呢?”这时,田中角荣说:“你把我安排在国宾馆18号楼,这几天我就是这里的主人,你就是我最尊贵的客人,我应该为你服务。请允许我帮你脱风衣吧。”

很多年后,田中真纪子听父亲和同行的日本外务省官员回忆,当时谈判异常艰难,大家都觉得肯定是谈不成了。“父亲说,每到艰难时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喝中国的白酒,喝完酒一觉醒来,也许解决问题的智慧就出现了。”

周秉德说,虽然双方在会谈过程中时有争论,但通过不断磨合、求同存异,终于克服了种种障碍,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从田中担任首相到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仅仅用了84天。大伯非常欣赏他的决断能力和非凡的勇气。”

“今天,我想让父亲看到我在这里”

周恩来去世后,为了继承他的遗志,1979年4月,75岁高龄的邓颖超率团访问日本。期间,受到田中角荣夫妇的热情招待。

岁月如梭。2017年初秋时节,周秉德和田中真纪子在北京聚首,并热情相拥。

身着黑色套裙的田中真纪子,佩戴着父亲去世之前一直使用的手表,胸前那枚别致的胸针则是由母亲腰带上的装饰改制而成,她饱含深情地说:“我是带着父亲和母亲的心愿而来的。”听她们讲中日邦交正常化背后的那些事儿

周秉德女士和田中真纪子女士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纪念招待会上合影留念。(新华社记者张领摄)

田中真纪子说,父亲当年在上海访问时,看到有很多可爱的孩子唱着歌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就决心要为这些孩子的未来和笑脸而努力。“今天,我想让父亲看到我在这里。”

在纪念招待会上,田中真纪子向中日友人展示了两幅书法作品:一幅是她的丈夫田中直纪所作,写的是唐代诗人杜牧《阿房宫赋》中的句子:“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意指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要胸怀人民;另一幅则是她自己所作,来自《淮南子·本经训》中的“异路同归”,意指虽然政治理念有差异,但追求的都是同一个目标。

“至诚之人才是真正的勇士。”田中真纪子说,日中老一辈领导人都是有勇气的政治家,他们怀着同样的目标,求大同存小异,促成了两国邦交正常化,我们应该让这样的精神世代相传。 记者侯丽军

来源:新华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