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美媒 惧怕中国的北极雄心?不必要

 

彭博社1月31日报道,原题:害怕中国占有北极实属不必要,全文如下:

中国上周表示计划打造一条“极地丝绸之路”(“冰上丝路”)打开世界之巅基本属于原始海域的航道。对一个没有北极边界的国家来说,这是个雄心勃勃的构想,也引发外界对中国最终意图和能否保护环境的担忧。这些担忧不无道理,但几乎肯定是夸大的。

对于北极,中国有着长远考虑。过去10年,中国学者开始出版有关北极对中国未来经济和地缘政治意义的论文。北京决策者也开始表示中国是“近北极国家”和“利益攸关方”。2016年,中国发表加拿大西北航道航行指南,仅过一年,就成功穿越这条传说中的航线。

这一切造成一些可以理解的担忧。然而,中国更有理由在决定北极未来方面占有一席之地。至少到目前为止,中国愿意在国际规则下行事。2013年中国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国。12月份中国成为同意禁止北极商业性捕捞的16个国家之一。同时,科学家们在研究该地区海洋生态及气候变化的可能影响。这说明,中国会受到北极变暖造成的风险和机遇的影响,因而参与北极事务具有合法性。

 

俄罗斯regnum网1月31日文章,原题:中国对北极感兴趣对俄是否有利?,全文如下:

中国公布有史以来首份《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对北极地区表现出积极兴趣。对中国来说,与中东相比,北极是更可靠的能源来源地。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世界经济系教授维亚切斯拉夫·卡尔卢索夫说,中国已向格陵兰采矿业投资,并开始重视芬兰(现北极理事会主席),对俄罗斯更是表现出极大兴趣。

中俄在北极地区的利益是相吻合的,中国对北极有兴趣对俄来说是有利的。他说:“中国可帮助俄发展国内交通基础设施。”对中国有关建设“冰上丝路”的倡议,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协会会长维塔利·莫克维奇说,北极航线可能成为中国的主要运输通道之一,中国对发展该航线有直接兴趣。目前最明显的是用于运输中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的天然气。中企计划通过北极航线每年运输约400万吨液化天然气。此外,由于西方制裁,俄石油公司与中国公司还讨论在北极大陆架上的一系列合作项目。未来俄中企业在北极的合作具有良好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