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美媒 当中国在亚洲令美国黯然失色时会怎样

彭博社2月3日报道,原题:当中国在亚洲令美国黯然失色时会怎样,报道全文如下:

大家可能听闻,说特朗普将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拱手让给中国。其实不然。他所做的无非是加速美国在西太地区每况愈下的长期趋势而已。

自二战以来,美国在该地区基本纵横无敌,但美国主导的时代行将终结。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休·怀特认为,事实上,美国的战略地位正飞快下降,连与中国分享该地区都不再可行。美国的东南亚盟友和澳大利亚总是说,他们不想对美中二选一,潜台词却是,地区无人想与北京为敌。休·怀特的观点并非未遭质疑。最近,我们通过电邮采访了他。

问: 鉴于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重大分量及中美共同发挥的作用,为何双方会让两国陷入到头来某一方不得不退缩的对峙境地?

答(休·怀特):显然中美面临经济上互相确保毁灭的局面。关系决裂造成的经济后果对任何一方都大得不可想象。但那不等于他们绝不会做出可能引发对抗的举动,前提是双方相信对方会先退缩。北京目前似乎就持这种看法,认为美国会先退缩以扭转危机,因为长远而言,美国在亚洲的利益没有中国的重要。我想他们可能是对的。

问: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哈尔·布兰兹认为,你所提出的美国在太平洋地区让位的预测过于悲观,可能变成自我实现的预言。对此你如何回应?

答:我理解他的担心,但说我的观点可能加快美国退出亚洲,是忽略了推动这一进程的结构性大动力。随着中国国力增长,美国反对中国地区领导雄心的代价与日俱增。而美国继续充当亚洲老大的理由却没变得更服众。

趋势一清二楚:我们正接近抵制中国雄心弊大于利的节点。奥巴马“转向亚洲”失败及本届美国政府的本能举动,都说明这个节点即便未到,也已十分接近了。像我这样的人说什么,或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做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趋势。

问:中国领导人2017年达沃斯演讲以来,在世界政治经济中,中国已占据多少道德和理性高地?

答:我不太清楚中国是否真赢得了道德和理性高地。但显然,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已丧失高地。这并非美国在亚洲或别处领导力萎缩的唯一或首要原因,这是由更大趋势推动的。

问:中国是亚洲最大经济体,但总部在美国的跨国公司全球供应链密布于该地区。这能否至少部分支撑美国的领袖地位?

答:当然,美国在全球和亚洲仍将是经济上举足轻重的国家。但这并不能保证它在该地区领军的战略或政治角色。美国将不得不在其他国家(很可能是中国)主导的地区战略秩序下进行经济往来。这对美国不是最理想的,但总好过在中国享有诸多非对称优势的地方拼命争夺领导权、与中国激烈对抗。相比接受中国制定的亚洲规则,与之对抗对美国的经济损害可能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