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孔永乐:DQ准则令人费解

“香港众志”常委、港岛区参选人周庭早前被取消参选立法会补选资格。理由是“香港众志”以鼓吹推动“民主自决”为目的,有关主张并不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基本法》下的宪制及法律地位。笔者认为选举主任的决定有其合理根据。不过,另外两名具争议参选人姚松炎及区诺轩却能够成功“入闸”,这实在令人费解。现时,我们应冷静地讨论各种理据,最终确保香港能够有一个完善及稳定的选举制度,令大多数市民得益。

“自决”主张牴触宪法

立法会的权力来源自《基本法》,而国家宪法则是《基本法》的依据。去年11月,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在香港出席研讨会时曾表示,没有国家宪法就没有《基本法》及“一国两制”,宪法是根本和最权威的法律依据。在此情况下,参选立法会的人士需要尊重国家宪法及《基本法》是基本要求。笔者认为,即使在英美等国的民主代表制度,立法机构选举的产生方法也要符合国家宪法和宪政秩序。香港的立法会制度源自英国。歷史上,英国从没有一套成文宪法,但经歷宗教冲突及多年内战后,1689年通过的《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及1701年的《王位继承法》(Act of Settlement),最终奠定了英国议会让各议员议政的基础,同时议会议员需要尊重君主为国家元首的宪政秩序。

现代政治体制运作中,英国国会拥有重要的决策权力,其国会议员更需要体现及尊重国家主权,在国家的基础下依法处理税务、医疗教育、交通运输建设甚至出入境管制等问题。若然国会议员并不尊重宪法、国家主权甚至国家君王,这便会动摇一直运行的宪政秩序,不单影响国会立法机构的正常运作,国家或会面临分裂内乱的局面。近数年,苏格兰独立问题亦困扰英国国会议事程序。有学者指出,这与1999年贝理雅政府在苏格兰议会选举和威尔士国民大会选举引入“比例代表制”有密切关系。这打破了一直以来英国政治由两大政党管治的基本格局。重要的是,苏格兰地方政治产生了重大变化,苏格兰民族党取代了保守党的地位,自此成为工党的最大政治对手。

英国的歷史、政治文化及人口结构等与香港都不相同,香港回归后实行“一国两制”,特区选举亦不是国家选举。“香港众志”经常推动公投“自决”的政治行动,以及发表相关言论,难免牴触国家宪法及“一国两制”的基础。其常委周庭遭DQ是非常合理。

现时,有人经常强调参选权亦是人权的一种。严格而言,参选权的前提是效忠国家主权。笔者难以想像,一个公开表示拒抗效忠美国宪法的美国公民能够参与国会或总统选举。

“众志”属非法组织

在政治领域上,我们亦要留意各选举细节,从而确保制度的合法及公正。值得注意的是,“香港众志”至今仍未能成功在香港註册,取得公司或社团的合法地位。参与政治选举需要金钱,由于“香港众志”未能註册,亦不能以政治组织或社团名义开设银行户口,支持者只可将捐款存入由黄之锋与核心成员开设的联名户口。香港是一个法治城市,我们不能有未经註册的组织可以透过政治选举而非法筹款等。若然一个非法组织的常委却能够参选并有机会成为“合法”的立法会议员,则显示香港的法律及选举制度错漏百出。单从这财政问题,周庭的参选资格理应取消,从而确保香港选举制度健全。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笔者不了解各区选举主任是否存有不同的准则。负责DQ周庭的选举主任指出因其政治组织鼓吹推动“民主自决”,过去曾表示公投应包括独立和地方自治等选项,故此裁定违反《基本法》。最新被DQ的新界东参选人刘颕匡,2016年曾发表“港独”言论,并矢言要成为“港独”分子梁颂恆及梁天琦的“继承人”。若然根据以上准则,为何姚松炎及区诺轩却能够“入闸”?

不少媒体都指出,姚松炎较“香港众志”更早主张“自决”。姚松炎2016年宣誓就任立法会议员时,因誓词内容违反《基本法》被DQ,为何选举主任这次容许姚松炎出选?这是否基于接受姚松炎已经改过的“事实”?抑或不认同人大常委会的释法内容?另一方面,区诺轩在过往亦提倡“自决”,这与“香港众志”的政见相似。重要的是,只要有留意香港时事的人都知道,区诺轩明显是周庭的“Plan B”,既然周庭及刘颕匡都被DQ,为何区诺轩却可以参选?

选举管理委员会的职责包括“进行和监督选举,并规管选举的程序”。然而,选管会近日指出其角色只是委任选举主任,而参选人提名是否有效由选举主任决定。这解释确实令人费解。笔者认为,立法会宣誓风波是选管会及选举主任欠缺全面理据及统一准则造成的乱象。选举前一系列DQ行动难免激起部分选民及学者的反感。从是次补选提名过程来看,选管会似乎并没有因应上次的乱局而作出改善。这对日后香港的政治发展不利。

来源:大公报   作者:孔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