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港媒:“公民抗命”寿终正寝

昨日终审法院改判黄之锋等人不用入狱,回到原审裁判官所作的社会服务令判决。这一结果显然无法令香港大多数市民认同,令人忧虑会否等同是向社会发出错误的讯息。但值得关注的是,判词中以明确的字眼,否定了“公民抗命”可以作为轻判理由的观点,并预告日后一旦涉及暴力,不论以任何种理由都会被重判。

这实际上等同是宣告“公民抗命”的寿终正寝,日后“泛民”再难以此来欺骗年轻人参与暴力违法行动。从这个角度而言,判决对香港未来仍有积极意义。五名终审法院法官的一致判决,说明判词内的结论并没有分歧。而当中所详细讨论的三个法律问题,包括:

第一,上诉庭覆核刑罚时重新审查案中事实的权力;第二,以公民抗命和行使基本法权利为动机能否得到轻判;第三,上诉法庭对将来的案件的指引。对香港未来落实法治具有重要的影响。判词以毫不含糊的语气指出:“上诉法庭正确地指出,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结是不会被宽容的,法庭亦有充分理由将来可以判即时监禁的刑罚。罪责较大的人就是那些参与暴力行动,煽惑他人干犯此罪行,或凭藉他们的身份或凭藉他们的领导角色而鼓励其他人士参与非法集结。”

这就意味着,法官不会考虑犯案时的政治理由,也不论是否以“公民抗命”作为藉口,日后一旦涉及暴力违法,就很难不给予重判。这实际上是在回应了社会上对戴耀廷等人鼓吹的“违法达义”的谬论,也等同是在否定了这一理由可以脱罪的观点。可以说,“公民抗命”的谎言已经被彻底地揭穿,日后再难继续去欺骗香港市民了。实际上,从昨日三名被告的回应就可以看到案件的影响。例如,罗冠聪称,“虽然三人今日能走出法庭,但从今日的判决中看不到公义”;又指,“法庭完全接纳上诉庭对公民抗命、暴力的判决,若重夺公民广场案在今日发生,参加者已需监禁。”云云。而黄之锋更离谱,称终审法院裁决是“以糖衣包装的严厉判决”;而“从今日开始,终院将公民抗命的定义收窄。未来争取民主道路仍很艰难,但他们三人都会在不同岗位,继续争取民主。”云云。

传销骗局破产

本案所涉及的案情,有点像违法传销的“庞氏骗局”。黄之锋等人,本来是“公民抗命”欺骗的对象与受害者,但他们没有立即反省的勇气,而是反过来继续试图以“公民抗命”去寻找更多的“下家”,为其谋得更大政治利益寻找“垫背”。但“庞氏骗局”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终有事败的一天;而“公民抗命”违法本质,“神话”也终究有破灭的一天。

在所谓的“民主灯塔”美国,歷史上“公民抗命”层出不穷,例如20世纪初的争取妇女投票权运动,20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80年代的反核运动以及反覆出现的反战运动等。但正如“为权力和变革组织起来”的政治活动人士费希安所言,美国歷史上同样出现过使用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器,并大规模逮捕的情况。而其后的“佔领华尔街”,更是以重判告终。

连美国都没人信的“公民抗命”,却在香港找到了一些“信徒”。但终审庭昨日的判决,是在以无法推翻的判决,立下一个判例,也是宣告“公民抗命”的彻底破产。

来源:大公网 作者: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