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双学三丑”获放生变相鼓励违法

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冲击政府总部东翼前地上诉案,终审法院裁定三人上诉得直,终审庭首席法官马道立于判词中指,认同暴力示威须加重刑罚的新指引,但称这不应设有追溯力。有关观点引发坊间热议,有法律专家质疑若按这逻辑,“佔中”发生时新指引仍未颁布,故包括戴耀廷等在内的“佔中”案九名被告,都会因此被轻判“放生”,判决不但无阻吓力,更变相鼓励人触犯更严重的法律,令法治失去可预测性和稳定性。

资深大律师、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汉清接受《大公报》查询时说,原审法庭在黄之锋三人的案件中,认为“公民抗命”是量刑的一个很大的因素,所以只是判了社会服务令,但终审法院认为这个原则是错的,“公民抗命”在有暴力和违法行为的情况下不受用,对量刑无影响力,所以要有新的判罚去严厉处理。不过终审法院认为普通法有一个原则,就是当有新的量刑原则出现时,旧的案件跟旧的原则处理,因此三人上诉得直,但下不为例。

忧“佔中”案九被告或被放生

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创会会长、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当选人陈曼琪质疑终审庭一边称认同上诉庭判刑指引,另一方面却指新指引不适用于“双学三丑”案,令人十分混淆,“终审法院的判决就如在告诉公众,量刑时必须有指引,否则就无得做,这根本偏离了过去一直的量刑原则。”她认为,若按有关逻辑,有人再以“公义”之名,做出今次新指引以外更激烈暴力的事,是否亦可因无指引而被轻判。

陈曼琪更担心“佔中”案九名被告会因此先例而被放生,“到时法庭如果话‘佔中’是史无前例,发动‘佔中’的人无先例及量刑指引而轻判,这似乎不是公义所在,更变相鼓励激进分子发动更大规模冲击,有关影响相当严重。”

法治勿失去可预测性稳定性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乃强表示,虽然终审法院认为“公民抗命”不是暴力集会的抗辩理由,但最后裁决三人上诉得直,令人觉得很奇怪。他说,如终审法院觉得不能用今日标准和原则去判决两三年前的事,是因为那些人做违法行为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无事的,这个其实不应该成为理由。他觉得,上诉庭的量刑标准能否追溯此前的犯法者,都是终审法院自己决定的,中间有法官的主观性,他忧虑此举会令法治失去可预测性和稳定性,“这是一个大忌来的。法律无一个稳定的标准,时时都可以变,这个不是法治,而是人治。”

律师陈永良就批评,终审裁决难以服众,形容“双学三丑”对香港社会造成的破坏相当严重,更对法治造成很大损害,故必须要有更重的惩罚才可使人心服口服,批评终审庭放过他们一马是不恰当的。他又担心,部分年轻人振振有词声称“公民抗命无畏无惧”,不排除未来仍有年轻人响应反对派口号,发动盲目的暴民政治,奉劝其他人不可以再以身试法,否则就会即时监禁。

来源:大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