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特朗普想过阅兵瘾 彭斯:要阅我先阅

原标题:特朗普想过阅兵瘾

美国白宫6日说,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指示五角大楼研究方案,打算在美国少见地搞一次大型阅兵式。《华盛顿邮报》分析,今年国会将举行中期选举,特朗普所获民意支持率低迷,一场以向军人致敬为名义的阅兵有助提振人气。眼下军方正向国会哭穷,花大钱投入人力物力搞阅兵,可能发出“错误信号”。

阅兵梦

《华盛顿邮报》当天首先披露特朗普打算搞阅兵式的消息,稍后获白宫发言人莎拉·桑德斯证实:“他已经要求国防部探讨举行一场庆祝活动,让全体美国人民表达(对军队的)感激之情。”

五角大楼说:“我们已获知这一要求,正在确定具体细节。”

特朗普多次公开表达过举行阅兵式的想法。就任总统前,他在一次专访中告诉《华盛顿邮报》:“我们将向人民展现我们的强军之举……军队可以沿着宾夕法尼亚大街行进;可以飞越纽约和华盛顿接受检阅。我的意思是,我们将展示我们的军队。”宾夕法尼亚大街位于首都华盛顿,连接白宫和国会大厦,是特朗普就职典礼游行的路线,路旁还有这名总统的家族产业特朗普国际酒店。

去年7月14日,特朗普应邀,在巴黎出席法国国庆日阅兵式。那是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就任后首次阅兵。

回国途中,特朗普的助手在总统专机上告诉随行记者,法国阅兵式让特朗普叹为观止,想在美国也搞一场。

回到美国,特朗普对那场阅兵式念念不忘。9月,他会晤出席联合国大会的马克龙后,当着后者的面告诉记者:“那是我见过的最盛大阅兵之一……整整两个小时,那就是军事实力,是代表法国和法国精神的重大事情。”

“我们也要试着搞一次更大的。”他说。

《华盛顿邮报》6日援引多名美国军方和白宫官员的话披露,特朗普今年1月18日指示军方高官,在美国筹备一场阅兵式。

特朗普在五角大楼的保密会议室中召集高官开会,出席者包括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命令是:‘我想搞一次法国那样的阅兵式’,”一名不愿公开身份的军方官员说,“军队最高领导层正在做。”

这些官员说,白宫办公厅主任、海军陆战队退役上将约翰·凯利等人过去数周着手制订阅兵方案,但这一计划仍处于初期阶段。按照一名白宫官员的说法,细节尚未成型,“眼下骨头上还没有肉”。

华盛顿市政府多名官员说,没有收到来自白宫的阅兵计划通知。

政治秀?

大型阅兵在许多国家是惯例,在美国不多见。美军通常参加一些在节日期间举行的游行活动,一般不展示武器装备。美国媒体说,原因之一是美国人认为自身军力强大已获公认,不需要借助大型阅兵“秀肌肉”;二是美国人认为“冷战”对手苏联那样的国家才会阅兵。

美国历史学家迈克尔·贝斯洛斯说,美国总统杜鲁门和肯尼迪分别于1949年和1961年在他们的就职仪式上在华盛顿阅兵。那是美苏“冷战”时期,阅兵是对苏联红场阅兵的回应。

作为总统,特朗普在美国极富争议,支持者认为他特立独行,反对者指认他独断专行,喜欢排场、规模。白宫曾因特朗普总统就职仪式观礼民众人数与媒体争得面红耳赤。他指示军方着手搞阅兵的消息一出,民主党籍众议员吉姆·麦戈文就反对。“浪费钱的荒唐计划!特朗普更像独裁者而不是总统。”麦戈文在社交媒体上写道。

一名军方官员披露,特朗普希望阅兵在具有“爱国性质”的日子举行。备选时间包括5月28日阵亡将士纪念日、7月4日独立日、11月11日退伍军人日。五角大楼倾向把阅兵日期定在退伍军人日,原因是那天恰逢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这样可淡化阅兵与美国政治和特朗普本人的关联。

特朗普提出“让美国再次强大”口号,把强军作为实现这一主张的主要途径,财政预算向军方倾斜。

■新闻分析

打“军队牌”也有政治风险

《华盛顿邮报》分析,今年国会将举行中期选举,特朗普所获民意支持率低迷,一场以向军人致敬为名义的阅兵有助提振人气。杜克大学教授、白宫前官员彼得·菲弗以美国最受欢迎的橄榄球比赛为例,描述军人所处重要地位。“谁在上周日‘超级碗’总决赛时掷硬币(开赛)?是获得‘荣誉勋章’的人。为什么是他们?因为军队让我们凝聚起来。”

不过,打“军队牌”也有政治风险。这家报纸说,眼下军方正向国会哭穷,花大钱投入人力物力搞阅兵,可能发出“错误信号”。

另外,美国与朝鲜关系高度紧张之际,一场大规模阅兵可能被解读为针对朝鲜。特朗普多次与朝方爆发“嘴仗”。今年1月,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年致辞中警告美方,“整个美国”都在朝鲜核武器打击范围内,“核按钮一直在我桌上”。特朗普立即强硬回应:“我也有核按钮,比他的大得多,威力猛得多。而且,我的核按钮管用。”一名白宫官员否认阅兵计划与美朝紧张局势有关联,但说它有“向美国全部对手”示威的目的。

阅兵还有一系列技术问题,如70吨重的主战坦克届时可能压坏宾夕法尼亚大街的路面。据新华社

彭斯 要阅我先阅

彭斯访日检阅日本自卫队仪仗队。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6日抵达日本,行程包括造访“爱国者”导弹基地和会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从日程安排看,朝鲜半岛局势议题是重中之重。借助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契机,朝鲜半岛局势出现转暖迹象。分析人士说,美国、日本、韩国当前发力方向不尽相同,半岛局势仍存不确定性。各方应珍惜当前局面,多做利于良性互动的事,传递积极信号。

增加斡旋空间?

彭斯5日启程赴美国阿拉斯加州,6日晚抵达日本,8日赴韩国,参加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同样赴韩参加开幕式的有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

在阿拉斯加接受采访时,彭斯没有断然排除与金永南见面的可能性,只说后续要“视情况而定”。这一表态与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近日表态不谋而合。

先前,美国白宫和国务院多名官员回答记者提问时,明确说彭斯没有与金永南见面的打算。媒体注意到,各方表态显现“微妙差异”。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说,美国白宫与国务院针对半岛事务早有分歧,现有情况更像是各方唱“双簧”,提高博弈要价,增加斡旋空间。

借助话题发力

抵达第二天,彭斯在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的陪同下造访PAC-3“爱国者”防空导弹基地,与日本自卫队队员握手,“劳军”意味明显。当天晚些时候,他将会晤安倍,谈话议题包括朝鲜半岛局势、美日贸易。

日本政府一名消息人士3日说,安倍将向彭斯建议,不要缩减冬奥会后的美韩联合军事演习规模,从而持续向朝方施压。

先前,韩国和美国商定冬奥会期间不举行联合军演。冬奥会后军演是否会马上启动、规模如何触发各方关注。

同为美国盟友,日本和韩国的对朝政策有“温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政府内部就是否应为推进韩朝对话缩小军演规模有过讨论。路透社报道,彭斯将向这两个盟友强调美日韩密切合作的必要性。

珍惜当前局面

媒体推断,美韩联合军演可能推迟至4月,朝方可能反制,半岛局势或许面临新的不确定性。

“在这个意义上,包括朝韩在内的各方应珍惜冬奥会创造的契机,小步走,有效对话,”刁大明说,“包括美国在内的相关各方应为促进对话尽可能创造国际空间和氛围。”

他判断,“来势汹汹”的彭斯与金永南见面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双方见面,哪怕时间短暂或者各执一词,也会向外界传递积极信号”。

多家美国媒体指认,彭斯访问东亚是为刻意避开美国国会两党争斗。刁大明说,“以这个判断为基础,如果彭斯与朝方人员会面,他的言论能否代表特朗普需要打个问号”。“即便见面只具象征性、后续效果难以判断,对话总比不对话强。”

来源:《北京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