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离了美国的CPTPP还玩得转吗?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北京2月8日电 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TPP)之后,TPP的发展前景就被蒙上一层阴影。如今,已经被外界认为“夭折”的TPP又“起死回生”。据日本共同社本月23日报道,TPP11个谈判参加国当日已就不含美国的新协定全貌达成共识,并决定3月8日在智利举行签署仪式。为了显示出新协议的优越性,新的TPP协议被命名为“全面且先进的TPP”,简称CPTPP。 

尽管又是签署协议,又是更改名称,CPTPP的命运仍然备受质疑。原因如下:一,成员国之间存在分歧;二,成员国批准新协议存在困难;三,协议缺乏“领头者”,严重制约协议的可持续发展。 

早在TPP谈判时,成员国之间就在一些条款上存在严重分歧。这其中尤以美日关于农贸产品的分歧最为明显。只不过,安倍为了促成TPP的早日落实才做出重大让步,并最终与美国签署TPP协议。此外,美越之间一直就劳工条款存在争议。正是因为成员国之间存在严重分歧,TPP的谈判进程一直磕磕绊绊。 

此番,TPP新协议的谈判进程也依旧艰难曲折。毕竟,在之前的TPP谈判过程中,成员国已经就重大条款达成共识。即便如此,各成员国还是花费了一年的时间才勉强签署新协议。即便签署新协议,成员国的内部分歧也依然存在。据日本共同社本月23日报道称,加拿大为保护国内法语文化,要求对电影等产业进行特别支持和限制措施。各国以若认可加拿大提出的协定修正,其他参加国也会提出要求为由加以反对。于是成员国做出让步,在约束力较弱的补充文件中承诺加拿大为例外。此外,关于越南要求的劳动领域违反行为相关的贸易制裁延缓,各国商定在补充文件中写入一定期间的克制。 

此外,成员国签署新协议并不意味着CPTPP就能正式生效。CPTPP要发挥实际作用还面临各国议会批准这一难关。事实上,此前TPP就是栽倒在这道难题上。正是由于部分成员国,尤其越南和马来西亚,议会的反对,TPP才迟迟无法生效。此次CPTPP依然需要面对各成员国内部的严格审核。考虑到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程度不一,产业之间又存在一定程度的竞争,加之对相关条款的侧重有所不同,CPTPP趟过国内议会这道关尚充满变数。一旦CPTPP不能按时在各国议会获得通过,其就会成为一纸空文。 

最后,CPTPP缺乏强有力的领导者是其长期可持续推进的重要阻碍。如果说在奥巴马时期美国是当之无愧的“带头大哥”,那如今的“升级版”TPP就很找出具有说服力的“新大哥”。如果以经济实力来衡量,日本无疑是实力最强劲的。但日本却缺乏占据绝对优势的经济地位,因而也就难以服众。此外,日本政治影响力的欠缺是日本在CPTPP充当“新大哥”的致命伤。尽管安倍致力于扩展日本的政治影响力,但短期内日本仍然缺乏能够支撑领导CPTPP的政治实力。而其他国家更是比日本的经济实力差,自然也就难以成为“新大哥”。同时,在政治影响力方面,其他国家,即便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也缺乏足够的全球影响力来领导一个覆盖亚洲、大洋洲及美洲的区域合作组织。这也是为何美国一退出TPP,其他国家就慌了神的主要原因之一。 

总体而言,CPTPP的出现从表面上看使TPP“起死回生”,但实际上却前途未卜。在成员国之间存在分歧,成员国内部存在反对呼声以及缺乏强有力领导者的三重阻碍下,CPTPP要想实现TPP的实际效用都很困难,更别说比TPP更全面、更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