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林浊水:民进党中市民调落后 重启核电脱困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2月9日电  根据《美丽岛电子报》今日发布“2018台中市长选举民调”显示,台中选情完全逆转。民进党籍台中市长林佳龙民调已落后,与表态参选的国民党“立委”卢秀燕相比是35.8%比37.6%;和国民党“立委”江启臣对决也以35.3%比35.3%平手。民进党大老、前“立委”林浊水发表评论表示,变化这样剧烈,在地区的特殊性上,关键来自于中部受到严重尘霾的冲击。 

林浊水表示,中部民众认为他们最难忍受的是持续提升台中火力发电力的政策。这几个月江启臣、卢秀燕不断以这个议题猛攻台电采购生煤量每年成长约100万吨,台中火力发电厂9部可用机组也几乎满载发电,呛声“这样空气能改善鬼才相信,政府不要当扼杀民众健康的凶手”、“非核家园已造就肺癌家园”。江、卢两人的呛声杀伤力强烈。影响所及甚至都扭转了中部民众对反核的态度。 

林浊水说,假使影响台中市选情的主观和客观两层次条件不能改善,而造成民进党在台中市的危机一旦恶化,在短期内至少有三大冲撃: 

第一,绿营共推柯文哲的局面将更趋明朗化。 

第二,无论是为了弱化国民党倾“全国”之力攻台中,造成台中承受太大压力,或避免台中失陷,损失过于巨大,民进党民众力推苏贞昌参选新北市以求围魏救赵或平衡局面的压力将急剧上升,压力可能大到苏贞昌难以推卸。 

第三,由于选情艰困,又由于蔡英文的民众信任感只有30.2%,不信任度高达54.5%,“总统”本身要担任怎样的辅选角色?要不要站台?都将需要细心拿捏。 

林浊水指出,尘霾和发电备转容量率的严峻状态将可以缓和,但是对影响台中选情的尘霾灾害能不能达到可以扭转选情的立竿见影效果,则有待考验。假如做得到,危机有缓转空间;如果强度不足,台中市政府政党轮替将难以避免,而且将进一步牵动2020的大局。 

以下为林浊水评论全文: 

台湾指标民调7月26日公布2018年台中市长选举民调。现任市长林佳龙遥遥领先对手。和卢秀燕、江启臣一对一对决下时,林佳龙分别以40.1%对28.8%、42.7%对22.6%领先对手。 

现在依据美丽岛最新民调,选情已经完全逆转。林佳龙已经落后给卢秀燕—虽然幅度很小—是35.8%比37.6%;和江启臣对决也将以35.3%比35.3%平手。 

事实上,林佳龙被赶上的警讯早在上个月已经出现。依据美丽岛两个月前,2017年11月民调,林佳龙对江启臣虽然以42.7%比25.0%,仍然维持高达17.7%的大幅领先;但是和卢秀燕较劲已经从台湾指标在8月做的调查的大幅领先11.3%大幅缩小到以林37.4%比33.1%,领先幅度剩下4.3%了。变动程度已经非常猛烈了。由此可见,在台中蓝上绿下似乎并不是短期波动而竟然形成了趋势。

台中蓝绿两党准候选人支持度和政党认同度变化表。(照片:美丽岛电子报提供)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和林佳龙较劲时,卢秀燕虽然比江启臣略胜一筹,但是幅度只差两个百分点。在一个月中江启臣居然上升了10.3%,超过了卢秀燕的4.5%,如果江启臣维持这样的爆发力,对林佳龙的威胁力将迅速超越卢秀燕。 

林佳龙在2014年当选台中市长时,得票率57.08%,是所有新当选县市长中最耀眼的明日之星,可惜就任后民意满意度一直偏低,依TVBS调查,从未超过45%,依美丽岛2017年11月民调,甚至信任度都只有47.3%;相对的,选举时在得票率落后他一大截的,如新竹市长、基隆市长在当选后支持度都扶摇直上,居于大幅度领先的地位。 

台中市长,民进党情况所以艰难,有撇开市长个人主观因素之外,显然遇到了相对非常不利的特殊客观条件。 

依据美丽岛电子报调查,在主观条件上,2017年11月,台中市三位准候选人的知名度是林97.5%,卢82.6%,江62.4%;2018年1月好感度是林36.9%;卢35.8%;江30.2%。候选人的主观条件,至少就和名度、好感度上林佳龙都还算领先——尽管一个现任的人只领先这样的幅度未免太小,但是无论如何领先就是领先。 

客观条件方面,“全国”性和地区特殊性两个层次都有。 

“全国”性层次方面,依据各家民调,2016年民众对民进党的好感度达到历史最高点,此后民众对两大党的好感,绿消蓝涨,依美丽岛民调,在2017年7月,民进党民众好感度以30.1%大于国民党的23.4%;到了2017年11月,民进党仍然以32.1%高于国民党26.5%;然而到了今年1月,民进党居然以30.3%落后于国民党31.1%。 

虽然民众对民进党好感度的下滑是“全国”普遍性的现象,但是这样的变化又以中部地区最激烈,换句话说,民进党中部地区选情呈现了明显的特殊性。 

在“全国”层次,虽然民众对民进党的满意度已经落后于国民党,但是在政党的认同度上直到今年1月民进党和泛绿仍然维持领先,依美丽岛民调,泛绿是33.8%赢过泛蓝的26.3%。换句话说,“全国”普遍的民众对民进党的不满仍然没有转换成认同移转的程度,但是中部地区就不同了,民众显然已经进一步从好感的转移走到成为认同的转移了。 

尽管2018年1月,“全国”方面民众对泛绿的政党认同仍然维持领先,但是台中市早在2017年11月,民众政党认同度泛蓝以22% 略为落后泛绿的23.2% (另外中立的有50%);但是到了这一次调查,泛绿居然以19.9%大幅落后泛蓝的30.0% ,而中立的转移了4.9%认同到泛蓝而剩下45.1%,变化非常剧烈。 

在林佳龙主观的条件领先幅度极为微小的现实上,民众对他的支持度就被两层次不利的因素拉了下来了。 

变化这样剧烈,在地区的特殊性上,关键来自于中部受到严重尘霾的冲击。 

中部近几年来尘霾一年比一年严重,到了今年1月,民众纷纷愤怒地说,“太恐怖了,住50年从没看过!” 

尽管中部严重尘霾的来源还有汽机车废气、尤其是世界霾害最严重的中国飘过来等因素,但是中部民众认为他们最难忍受的是政府持续提升台中火力发电力的政策。在这几个月江启臣、卢秀燕不断以这个议题猛力攻击台电采购生煤量每年成长约100万吨,台中火力发电厂9部可用机组也几乎满载发电,呛声“这样空气能改善鬼才相信,政府不要当扼杀民众健康的凶手”“非核家园已造就肺癌家园”。江、卢两人的呛声杀伤力强烈。影响所及甚至都扭转了中部民众对反核的态度。

依2014年4月《天下杂志》调查,整体民众高达58.7%赞成停建核四,可见废核已经是台湾稳定的主流民意。 

然而在尘霾的冲击下,依据美丽岛2017年8月的民调,虽然“全国”有41.6%民众支持核能发电减少5%而以火力和再生能源替代,只有30.5%不支持;但是中彰投居然只有32.4%支持,而反对的反而是42.1%。 

民众态度是这样,对于把废核当成绝对价值的泛绿很明显是相当不利,认同度必然受到冲击。这一点,甚至使得中部民众的反核的态度和2014反核最高潮时有所不同。 

2014年的《天下杂志》,透露出多数民众已经把废核当成绝对主义。而且其态度和废核模范国家德国大有不同。台湾的民众态度一方面远比德国人更激进、绝对,台湾人认为应该无条件废核,但是另一方面又不认为要像德国人一样必须承担废核的代价。例如,在反核四的受访者中,虽有46.2%民众愿意吸收高电价的“后遗症”,但却有更多的,高达50.3%反核四支持者,不愿意承担电价调涨。 

比起2014年,现在中部的民众态度非常明显软化了,变成多数人一定程度可以不急着废核,而宁愿减尘霾就好。 

这种“有条件废核”在去年8月美丽岛民调中还有另外几个和民进党主流不一致,可以当例子的数据。例如认为如果必要时把核1核2完成检修但停止运作的机组加入发电的民众高达56.3%,只有27.1%反对。 

不只是中部民众的态度逆转,甚至首都台北市也一样。民众支持核能发电减少5%而以火力和再生能源替代的,台北市支持民众只有29.7%,反对的有33.2%。 

无论如何,中部民众居然多数宁愿改变反核的态度,可见尘霾对他们冲击有多么严重。 

假使影响台中市选情的主观和两层的客观条件不能改善,而造成民进党在台中市的危机一旦恶化,在短期内至少有三大冲撃。 

第一,在提名候选人方面,民进党在台北市将没有多出来的能量和柯文哲周旋。绿营共推柯文哲的局面将更趋明朗化。 

第二,无论是为了弱化国民党倾“全国”之力攻台中,造成台中承受太大压力,或避免台中一旦失陷,损失过于巨大,民进党民众力推苏贞昌参选新北市以求围魏救赵或平衡局面的压力将急剧上升,压力可能大到苏贞昌难以推卸。

第三,由于选情是这样艰困,又由于“总统”民众信任感已经低到只有30.2%,不信任度高达54.5%,“总统”本身要担任怎样的辅选角色?要不要站台?都将需要细心拿捏。若有参差,“总统”的声望难免进一步受伤。 

至于长期的影响,将严重冲击到2020“国会”和“总统”的选举就更不用再说了。 

台中市是关键。 

2018选举,民进党执政的县市中,本来已经有几个县市的选情不稳,然而由于在22县市中民进党虽然只拥有13县市,但是蓝色执政的县市中只有新北市是大“直辖市”,其他的都是离岛或东部偏远人口稀少的县,因此民进党纵使拿不下台北、新北,并少了几个小县市,2018的选举都不算输,但是前提是必须能守住台中,假使台中失守,对民进党冲击就非常巨大。 

民主化之后,台湾执政党在地方选举大败都一定是在“中央政府”政党轮替的先兆。1997年在23个县市选举,民进党赢得12个县市,过3年中央政权轮替;2005年民进党在23位县市长席次中只剩6席,过3年“中央政府”轮替;2014年,民进党在22个“直辖市”、县市长席次中囊括13席,过两年“中央政府”又轮替。

然而过去三次由于地方败选而造成“中央政府”轮替,都是发生在“总统”第二任期满,所属政党提名新候选人的时候才发生;不料现在地方选举可能失败危机居然在“总统”第一任仼期中已经浮现,情况很不寻常,而决定是不是失败,枢纽正在危机四伏的台中市。 

由于尘霾和发电备转容量率状况太过严峻,因此虽然林全在2016年准备重启核电机组,但是被民进党激烈派“立委”痛批,只好唤停,但是现在“行政院”终于痛下决定启动机组了,相信这次“行政院”将会说服激烈派“立委”。 

这样,尘霾和发电备转容量率的严峻状态将可以缓和,但是对影响台中选情的尘霾灾害能不能达到可以强度扭转选情的立竿见影效果,则有待考验。假如做得到,危机有缓转空间;如果强度不足,而市长本身在市政的作为和“中央政府”在“全国”性的施政上都没有能够大幅提振,那么台中市政府政党轮替将难以避免,而且将进一步牵动2020的大局。 

无论如何,由于沉痾累积既久又多且深,市政或“中央”执政要在短短的期间内能令民众耳目一新,任务艰巨,民进党危机重重,尘霾和发电备转容量率的状态固然严峻,仍然只是诸多危机中的一个局部而已,民进党非有迥异于过往的大作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