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美媒 中国解放军着眼赢得“作战体系”对抗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2月11日刊发美国兰德公司高级政策分析师杰弗里·恩斯特罗姆的文章称,人民解放军如今将现代冲突视为对立体系——具体而言,被称为对立作战体系——间的对抗。正如恩斯特罗姆在兰德公司最近发布的一篇报告中所言,此种着眼于体系的思维对人民解放军如何将21世纪战争概念化产生了广泛影响。全文报道如下:

文章指出,恩斯特罗姆认为,多种中国军事出版物表明,人民解放军不再将战争视为敌对部队、兵种、军种甚至特定武器平台间的较量,而是将之视为多个敌对作战体系间的较量。在人民解放军的文献中,这被称为体系对抗,被认为是“信息化条件下联合战役的基本作战模式”。美国国防部最近一篇报告称,人民解放军所谓的“信息化”是指“实时数据网络化指挥”。

恩斯特罗姆认为,进行体系对抗不仅是在陆海空这些传统物理领域,也在外太空、非物理的网络空间、电磁甚至心理等领域。在以往的战争中,在一个或数个物理领域内取得优势地位往往已足以打赢战争,然而体系对抗需要在所有领域或战场中取得“全面优势地位”。还有,在发生体系对抗的各个战场,作战形式和战斗方法已发生变化。

恩斯特罗姆称,在这一新现实下,人民解放军目前的胜利理论是以成功打一场以瘫痪甚至毁灭敌方作战体系的关键功能为目的的体系摧毁战为基础的。人民解放军的文献所概述的这一理论称,一旦其作战体系不能有效运转,敌人就会“失去抵抗的意愿和能力”。能通过动能和非动能武器进攻令敌方作战体系陷于瘫痪,因为这两种进攻方式也许都能毁灭敌方作战体系的关键部分或削弱其力量,从而使之失效。类似地,还能通过摧毁敌方的士气和作战意愿使之陷于瘫痪。

 中国2015年国防白皮书《中国的军事战略》称要“运用诸军兵种一体化作战力量,实施信息主导、精打要害、联合制胜的体系作战”。根据这种理解,成功打赢战争,或至少不打输战争,需要发展一种或若干种优于敌方的作战体系。

恩斯特罗姆称,意料之中的是,对战争性质的这些新理解促成了解放军对当前为现代战争所采取的训练、组织和装备方式进行重大改革。比如,这种理念为2016年开始的从军区转为战区的改组提供了强有力的依据。在现行战区指挥架构下,解放军建立了一套联合作战指挥体系,可以相对无缝地完成从和平时期到战时的过渡。同样,设立战略支援部队的举措统一并增强了解放军在太空、网络、电磁、可能还有心理范畴的作战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