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5万多不翼而飞!发现9岁女儿异常,妈妈一问差点崩溃

星岛环球网消息:关梅(化名)家的情况比较特殊,今年9岁的女儿小鑫一直在单亲家庭中长大。关梅一人抚养女儿,因平常工作比较忙也就疏忽了对小鑫的关注。关梅说,女儿平时上学不拿手机,今年春节期间,因小鑫放假一人在家,家里又无人照顾,她才把手机给了女儿,嘱咐孩子中午用手机订些外卖来充饥,有事儿也能及时跟她保持联系。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大意会给自己和全家带来莫大的苦恼。 

关梅说,小鑫使用的手机绑定的是她的银行卡,此前这张卡里并没有多少钱,也就够给孩子订餐的百八十元钱。

今年春节前,家里一位亲戚还给她5万元钱,知道这笔钱转到了被绑定的这张银行卡里她也并没有多想。直到临近春节,关梅去取这笔钱时,她才意外地发现卡里的5万多元不翼而飞,只剩下了两毛钱。 

钱哪儿去了?起初关梅以为手机中病毒钱被盗了,直到发现女儿小鑫的表现异常。经过询问,关梅才得知原来女儿平时一个人在家喜欢看直播,并在平台内玩游戏,而这5万多元钱,在2月5日这一天全部都被小鑫在直播平台玩游戏时以刷礼物的形式打赏给了不同的主播,而密码是孩子平时看她使用时记住的。 

家长维权数月

申诉材料屡被驳回 

关梅说,给女儿花钱她并不心疼,但她绝对不支持女儿将5万多元钱全部用来玩游戏和打赏主播。疏忽于对女儿的关注,这件事让她极其自责,而自家的经济情况并不富裕。

事情发生后她责备过女儿,虽然9岁的小鑫对5万元钱的价值缺少认知,但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让全家人难过,小鑫也哭得很伤心。小鑫还未成年,偷用家长的钱来消费打赏,受益方应当返还钱款,思来想去,关梅决定维权。 

为了能够要回这笔钱,关梅不断地向直播平台进行申诉,但维权数月,平台给出的回复始终是证据不足,申诉材料未通过审核而给予驳回。

记者看到,关家的申诉材料包括孩子以及监护人的基本信息,孩子登录直播平台的账号信息,以及一些转账记录的截图。“我们是农村家庭,这些钱简直要我们的命,孩子没有爸爸,跟我家的姓,希望你们同情我这个农村的单亲妈妈,把钱退还我吧!”在申诉材料中,记者还看到了这样的文字。 

记者了解到,小鑫平时比较喜欢在平台内玩游戏,跟主播PK,并经常与一位男主播进行互动,打赏给主播的5万多里有3万多打赏给了这位男主播。从当天的转账记录来看,小鑫出手“阔绰”,频频送礼,在短短的10分钟内就刷掉1万多元。

关梅说,她们在维权过程中联系过这位男主播,通过QQ交流后,起初男主播表示很同情她们的遭遇,并答应发工资后退钱,但之后又以关梅向平台投诉导致他被处罚为由拒绝退款。除了这位男主播之外,小鑫也给其他主播打赏过,其中给一位女主播打赏过1万多元,关梅联系这位女主播始终未得到回应。 

律师说法打赏是赠与,监护人可主张返还不当得利 

辽宁碧海律师事务所牟飞律师认为,上述事件中未成年人打赏网络主播的行为实质上是一种赠与行为。根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未成年人将财产自愿打赏给游戏主播之时,双方间的赠与合同即告成立,但因其监护人拒绝追认,故赠与合同并未生效。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可以依法向游戏主播以及平台主张返还不当得利。 

但在实践中,未成年人往往用父母的手机、账号注册游戏并进行打赏,依据民事诉讼“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如何证明实际操作人是未成年人而非其父母,是诉讼中面临的难题。  

来源:杭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