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港媒:遏制“港独”要做到零死角零容忍

保安局局长拟引用《社团条例》禁止“香港民族党”继续运作,“民族党”可于21日内提出书面申述。“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日前指,警方花了两年时间跟踪、监视及搜集证据,但只给予该党21日时间答辩,做法不公平,其律师已去信保安局,要求将书面申述的限期延长至10月2日。

“民族党”作为一个违宪违法的“港独”组织,当局依法给予21日申述期的决定本已是情理法兼备。惟“民族党”不单要求延长申述期两个月,昨日更气焰嚣张地在社交媒体再向保安局和警方提出5点要求,包括要求保安局书面确认,并无与警方助理社团主任及其下属于取缔建议书之前作任何有关通讯;要求助理社团主任于7月30日或之前交出一切对陈浩天监视或观察的纪录等。有关举动俨如一个合法政党,在立法会会议上要求政府部门提供所需资料般,实在是无耻。

“民族党”负嵎顽抗只是徒劳

显然,“民族党”及陈浩天企图利用施字诀、利用司法程序阻挠当局的执法行动,下一步他们很可能会提出司法覆核,藉此推翻有关禁制。“香港民族党”财来自有方,背后有大大的“水喉”支持,自然可以大打司法战,但问题是这次计划取缔“民族党”行动,不但法律基础稳固,更是一场针对“港独”势力发起的法律战、围堵战。依法遏制“港独”既是特区政府的责任,也是“硬任务”,在司法战上必然做好周全准备,确保做到零死角,陈浩天负嵎顽抗只是徒劳。

陈浩天说警方花了两年时间搜集证据,所以应该给予他更多的答辩时间,这完全是诡辩。警方是调查方,自然需要较长时间搜集证据,而陈浩天却不必搜集什么证据,只需要在警方的证据面前回答是或否就可以了,请问需要多少时间?难道陈浩天对于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失忆?恰恰相反,陈浩天当然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警方几百页纸的证据,已经详列出“香港民族党”的“煽独”言行,推动“港独”的行径,陈浩天还需要多少答辩时间?显然,他不过是企图拖延。

陈浩天虽然自称无业,但近年却热衷提出司法覆核官司,其参选立法会被取消资格的司法覆核案亦正在处理,他亦扬言会就取缔“民族党”提出司法覆核。如果他真的提出司法覆核也不是坏事,这可以让法庭明确当局引用《社团条例》取缔“港独”组织的法律理据,令之后的执法更加畅顺,也令“港独”势力更加无路可走。

事实上,“港独派”企图以法律来抗衡特区政府的“排独”行动,只不过是徒劳。这次取缔“香港民族党”,针对的不只是一个“港独”组织,而是所有一直在香港进行推动“港独”、“自决”的组织,这是一场全面遏制“港独”的法律战。

习近平主席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讲话中,明确划出香港不可触碰的三条底线:“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习近平还特别提到“香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制度还需完善”。

近一年,虽然“港独”势力得到遏制,“港独”议员被赶出议会,“港独”、“自决”分子不能“入闸”参选。但同时,“香港民族党”、“学生动源”等“港独”组织,依然堂而皇之的在社会上活动,公然在校园内外“播独”,公然在地区上搞活动,陈浩天以及一些“自决派”分子更乐此不疲的与“台独”、“藏独”、“蒙独”、“疆独”势力勾连,组成各种反华平台,这些行为都是在冲击习主席提出的三条底线,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

“港独派”分子的猖狂言行不断挑战中央底线,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因此,特区政府已不能再“被动”的不让他们进入建制,更要主动的遏止非法“港独”行动,包括采取法律手段,所以有了这次计划取缔“香港民族党”的行动。

严防“播独”行为转入地下

维护国家主权利益,既是特区政府的责任,亦是特区政府的任务,“港独”分子不但在香港推动“港独”证据确凿,更利用香港作外部势力的反华桥头堡。令人忧虑的是,由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并未完成,香港成为了国家总体安全的突出短板和漏洞,这些都令到当局不得不重槌出击,主动遏止“港独”势力蔓延。第一步是取缔“香港民族党”,成为案例之后就可以逐步将其他推动“港独”、“自决”组织取缔,截断其财源。

针对部分“港独”组织扬言在当局打击下,将会转入地下工作,并且取消组织身份,所以当局之后可能需要引用《刑事检控条例》检控公然煽动分裂的人士,令到所有组织及个人,只要是“煽独”都必须承担刑责。

在选举上,为防止立法会及区议会被“港独派”、“自决派”窃据,现时在立法会选举上行之有效的确认书制度,也应在区议会选举上全面采用,要求参选人签署声明及确认书,确保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选举主任亦可以参选人以往的言行判断其是否符合确认书的要求,如果不符合可以取消其参选资格,将“港独”、“自决”分子拒诸于政治制度以外。固然,区议会实际权力有限,但作为本港政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政治作用并不少,当局不但要守住立法会大门,而且亦要守好十八区区议会大门。

打击“港独”关系国家主权安全,关系香港社会的繁荣稳定,必须做到零容忍零死角,不能以言论自由作为“港独”分子的保护伞,在打击上更加不能存在死角。现时依法“排独”的工作已经展开,“港独”已经没有出路,反对派如果仍然要“追随寒日到虞渊”,这是自寻死路。

文 | 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