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FCC邀陈浩天宣"独" 梁振英:"港独"是绝对红线

图:陈浩天早前到台宣“独”,外国记者会更打算邀请他到该会演讲,受到社会驳斥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香港外国记者会(FCC)计划于本月14日,邀请“港独”组织“香港民族党”的召集人陈浩天到该会演讲。外交部驻港公署表明,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为“港独”分子散布谬论提供讲台。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批评FCC以言论自由为幌子邀陈浩天演讲,强调该会应该知道“港独”是绝对的和清晰的红线。他昨晚更向FCC第一副主席发公开信,指邀陈浩天演讲与新闻自由无关。有港区全国人大代表亦指出,维护国家安全是国际通行的共识,外国记者会此番明知故犯,令人怀疑其在港活动的目的。

梁振英昨日在Facebook撰文指出,主张“香港独立”就是主张分裂国家,明显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外国记者会以言论自由为幌子,邀请公然鼓吹‘香港独立’的陈浩天到该会公开演讲,明天请其他人讲‘台独’、‘疆独’、‘藏独’,香港怎么办?”

西方国家也有法例限制言论

梁振英直言,外国记者会请什么人讲什么题目,不能随心所欲,“外国记者会不会请黑社会头目讲黑社会的主张,不会请恐怖分子教人如何骑劫飞机,为什么要请陈浩天讲‘港独’?”他强调,自由没有绝对,言论自由也没有绝对,西方国家也有严格限制言论的法例和政策。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卢瑞安质疑,陈浩天趁申述获延期的这段时间,伺机为“港独”“续命”及挑动社会矛盾,保安局稍后审视其申述时,应把这些举动考虑在内。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秋北认为,以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冠冕堂皇的幌子,粉饰“港独”等分裂国家的言行十分荒谬,因为维护国家安全是国际通行的共识,外国记者会此番明知故犯行径,其企图令人生疑。

维护国安是国际共识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认为,香港在“一国两制”下享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前提,是维护“一国”这一根基,面对陈浩天公然以“港独”为主题演讲,中央政府表态维护“一国两制”,做法合情合理。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指出,在国家宪法、基本法和香港相关法律下,任何时候都不应鼓吹“港独”或为其提供散播平台,更何况目前特区政府正考虑禁止“民族党”运作。

外国记者会此时邀请陈浩天大谈所谓“香港民族主义”,明显不尊重“一国两制”,会令市民怀疑其是否支持“港独”以及在港活动的目的。

多国严格执法 取缔威胁国安组织

20180805050410766

香港外国记者会(FCC)公然邀请“港独”分子陈浩天14日出席午餐会、以“香港民族主义”为题公开演讲,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强调,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为“港独”分子提供散布谬论的讲台。公署曾派代表要求FCC重新考虑邀请陈浩天演讲的决定,惟FCC表示不会撤回。事实上,在多个国家都曾因团体和运动组织构成对国家安全的威胁,而采取刑事检控行动,严格执法。

欧洲人权委员会曾于1976年,因有人于意大利尝试重组法西斯党作出裁决,指在考虑各国具体情况的前提下,认为政府可为了保护他人的权利和自由而施加限制,包括针对某些政党颁发禁令,所以强调:“给意大利的法西斯政党以刑事处罚也是保护公共秩序所必需的。”

网民轰FCC挑衅

法院亦表明,国家安全的概念当然涵盖了对国家统一或社会的威胁。以土耳其为例,1992年10月“社会主义力量”成立社会主义土耳其党,企图煽动叛变,不久该党即被土耳其宪法法院取缔。欧洲人权法院于1998年裁定,接受土耳其政府的主张,更强调土耳其政府是依照保护国家安全的合法目标而解散有关政党,亦是对违法行为进行处罚、预防犯罪或防止事变所造成骚乱是具有合法目的的措施。

此外,德国政府亦曾于2016年3月,宣布取缔一个名为“白狼恐怖团”的新纳粹组织,表明该组织公开宣扬仇恨。

2016年,英国留欧派国会议员考克斯被枪杀,新纳粹组织“国家行动”在社交网站赞扬极端白人主义枪手。英国此后首度引用反恐法,把“国家行动”列为恐怖组织,依法取缔及禁止其一切活动。

对于FCC无视外交部驻港公署的要求,执意邀请陈浩天演讲,有网友直指,“如果有团体邀请伊斯兰国的负责人在欧洲宣传、介绍IS的行动纲领,欧盟会同意吗?”网友认为FCC此举明显是挑衅。

记协与FCC同时发功 为“港独”护航

香港外国记者会(FCC)邀请“港独”分子陈浩天14日演讲,大谈所谓“香港民族主义”。外交部驻港公署表明坚决反对,但FCC表示不会撤回决定。香港记者协会(记协)第一时间跳出来,支持外国记者会,搬出言论自由做挡箭牌。

“鼓吹‘港独’与争取自由没有丁点关系。”工联会议员陆颂雄直言,这些都不能成为分裂国家的遮羞布、挡箭牌。

事实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第3款明确指出,发表自由之权利带有特殊的义务和责任,因此受到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等限制。《欧洲人权公约》亦订明,人人享有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的权利,但不包括“法律所规定的限制以及在民主社会中为了国家安全或者公共安全的利益”。

翻查记录,FCC近年邀请的演讲嘉宾,在政治议题上,不但有“乱港派”头目、“占中”发起人戴耀廷,还有“藏独”分子达瓦才仁(“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与其说FCC是给他们一个发声的机会,不如说是助长“反中乱港”者对抗香港特区宪制秩序。

如今FCC故伎重施,记协在旁助攻,再度证明他们对言论自由的双重标准。正如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秋北所言,当遇上合口味的反对派,记协往往百般护短;面对不合口味的声音,记协便搬出新闻自由云云作出打压,或者干脆不出声,完全不具代表性。

香港记协表面上是全香港的记协,实际上是个没有代表性的小众团体,会员人数不多,相当一部分是非从业人员,总人数不足业界的十分之一。选择性发声是其一大特点,只要能给政府、北京难堪的,马上高调谴责,但与反对派有关的,则装聋作哑,避重就轻。这样的记协,在FCC和陈浩天一事上立即发声,毫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