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港媒:香港不能成美遏华前哨阵地

主张“香港独立”的“香港民族党”虽然竭力挣扎,但不可能逃脱被特区政府依法禁止运作的命运。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7月22日在电视节目《讲清讲楚》的说法,这是特区政府援引《社团条例》维护国家主权的“测试个案”。按政治常识推断,特区政府做出如此重大决定,应获中央支持。所以,“香港民族党”头目即使诉诸司法覆核,结果已写在墙上。

值得注意的是,有人公开主张,因为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使中美关系明显恶化,中央和特区政府应当停止自2016年7月以来禁止“港独”分子参选立法会和取消若干当选者议员资格的举措,改为放任这类人参与今年11月的立法会补选和今后的立法会选举,并且,对禁止“香港民族党”的决定提出质疑。

值得重视的是,持上述观点的,不仅有一贯为“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张目的几名公共知识分子,而且,有标榜“中道”的个别公共知识分子。事实证明,香港不可能出现政治上的“中道”或“中间路线”。

要求中央和特区政府因为中美关系恶化而对“港独”势力网开一面,是基于对当前局势的错判。21世纪前半叶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自2017年底、2018年初开始进入决定性阶段,呈现“新冷战”,但是,不能与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的“冷战”同日而语。今日中国,也远非三十年前的中国。“冷战”时期的香港,和三十年前的香港,都处于英国管治,岂能同今日中国的特别行政区相提并论?!

香港成美攻入中国的缺口

恰恰相反,国家应对美国遏制,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坚决捍卫国家主权,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加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一国两制”的宗旨,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面对全球风云突变,维护香港稳定尤为重要,否则,香港繁荣将不保;而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维护香港稳定繁荣的前提和基础。如果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缺口,那么,香港将无宁日,遑论经济民生。如此浅显的道理,香港大多数居民能够理解。“饱学之士”看不清,不是因为智商有缺失,而是“一叶障目”即为亲西方的意识形态和其他不足为外人道的因素所困。

在美国没有公开宣称中国是其主要对手之前,“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所谋求的“真普选”,是欲香港特别行政区变成西方若干国家“和平演变”中国的“特洛伊木马”。

而今,美国决心以遏制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其全球战略的重点,主张“港独”和“本土自决”,就是欲香港特别行政区成为美国遏制中国的前哨阵地。如果放任“港独”分子登堂入室利用特区建制对抗中央,试问:香港是成国家打破美国遏制的“窗口”抑或成美国攻入中国的“缺口”?!

的确,中国人民不能低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最后一公里”的艰难险阻。我们面对的是强大的对手。我们探索的是人类以往所有经验和教训都不足以提供路径的新路。但是,我们拥有全球最多人口和全球第三大领土,有足够应对外部环境任何变化的生存能力。这是我们的底气所在。

香港需认清自己宪制地位

香港必须认清自己的宪制地位和经济地位。在宪制上,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经济上,以一千一百多平方公里陆地面积、七百四十万人口而又高度依赖服务业的城市经济体,香港毫无自力更生的条件,只能融入内地、依靠国家。这是任何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承担领导责任的人士都必须始终铭记的。这也是所有以香港为家的香港居民都必须明白的。

有一些香港居民,具备移居外国的条件,其中,一部分人持有移居外国的念头。但是,环顾全球,究竟何处是一块净土或乐土?

21世纪上半叶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是以20世纪最后30年全球化空前拓展为前提的。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生活在“地球村”。在“地球村”任何一个重要地区发生的大事,必定对其他地区产生影响。不要以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追求无法实现的愿望落空后、可以移居某一个“世外桃源”享受馀生。那是“痴人说梦”。

有一位公共知识分子,在他长期撰写的专栏中称,世局纷乱,美国成资金避风港,但是,对中国人来说,是否成为美国公民至为重要。是美国公民的中国人,把资金转移美国是安全的,非美籍华人的资金转移美国则未必。那副沾沾自喜的嘴脸,把其本人持外国籍的底牌和盘托出。

真爱香港就要为这片土地和必须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大部分香港居民着想。特区政府管治班子成员应当是真爱香港的。爱国爱港阵营中坚力量应当是真爱香港的。即使追求政治“中道”或“中间路线”的政治团体、政治人物,也应当是真爱香港。真爱香港,就必须高奏“一国两制”与时俱进的主旋律——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加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文 | 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