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杨志强:彭定康贼喊捉贼注定枉费心机

“末代港督”彭定康大放厥词,竟形容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要求FCC取消有关演讲是“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彭定康完全是在发白日梦呓,彷彿他仍是香港的“主人”,幻想把香港事务当成他的事情,这实际上不过是贼喊捉贼。

香港外国记者会(FCC)竟然在属于特区政府物业的会所让陈浩天肆无忌惮地散播“港独”言论,挑战“一国两制”底线。FCC本应是外国记者的联谊机构,但是近年来它已经变成了一个政治组织,不断邀请反对派政客、鼓吹分裂国家的人,当中包括“占中”搞手戴耀廷,“末代港督”彭定康及“藏独”分子达瓦才仁等人,一再散播攻击中国和“一国两制”的谬论。如今FCC邀请陈浩天“播独”,遭到特区政府及社会各界的谴责,但FCC的负责人却一意孤行,坚持活动按原计划进行。

彭定康与罗杰斯是一丘之貉

“末代港督”彭定康大放厥词,竟形容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要求FCC取消有关演讲是“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做法“错误”。彭定康才是干预香港内部事务。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当然要恪尽职守维护国家安全,要求FCC停止为“港独”搭台的行为。

去年10月,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杰斯被禁止进入香港,最不安的是彭定康,他担心自己会变成第二个罗杰斯,于是写信给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问道:“英国的公民为何不能在香港入境?你怎样执行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你一定要给我一个答案。”彭定康的架势,彷彿仍然是林郑的上司,香港仍然是英国的势力范围。但彭定康毕竟作贼心虚,因为他在香港回归后八度访问香港,都发表了干预香港内部事务的言论。事实充分证明,彭定康和罗杰斯是一丘之貉。

彭定康在香港回归后八次访港,他每次都经过精心策划,都不外乎为反对派撑腰,抹黑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显示其乱港之心不息。去年9月彭定康访港,正值律政司就“双学三丑”的案件提出上诉,“三丑”被法庭改判入狱,以及大学校园出现“港独”标语事件,彭定康声称律政司就“双学三丑”的案件提出上诉,是一个政治决定,又指大学应容许讨论“港独”问题,否则压迫或会逼年轻人走向极端云云。彭定康指大学应容许讨论“港独”问题,完全是别有用心,是以“讨论”为名,实替“港独”张目。彭定康去年底来港,在出席FCC午餐会时,罔顾事实抹黑香港民主在回归20年内发展步伐比想象中慢。

颠倒黑白干预香港事务

彭定康经常颠倒黑白、胡言乱语,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2004年6月30日,彭定康在雅加达出席一研讨会时声称,七一游行是中央否决普选,“激怒”港人上街。2013年11月11日,彭定康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时声称“香港唯一欠缺的,是普选政府的权利,而香港终有一天会有这权利,任何人若尝试阻挡,是白费力气。”2014年9月3日,彭定康在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发表题为《英国有责任为香港发声》的文章,高调“指点”香港的内部事务,声称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发表的“一国两制”白皮书“损害香港司法独立”,他“感到”有必要站出来说话云云。

去年5月,美国国会一个委员会以“香港回归20年”为题举行听证会。“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及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获邀出席发言。身处伦敦的彭定康透过视像直播参与发言声称,香港高度自治持续受到侵蚀,他感到遗憾,长此下去中国内地及香港只会双输,又声称英国政府过去对香港的情况未有采取强硬态度,令他感到遗憾,他感到自责亦怪责英国政府,期望英国政府日后可以多发声云云。

彭定康今次干预香港事务,攻击中国外交部要求FCC停止为“港独”搭台的行为,性质更为严重。彭定康明知“港独”是绝对的和清晰的红线,却以“言论自由”为幌子,赤裸裸干预中国主权和事务,声援“港独”势力,必须受到严厉谴责。彭定康以言论自由为“港独”张目,但新闻及言论自由有红线。彭定康敢邀请鼓吹推翻英女王、暗杀王室成员、分裂联合王国的人到英国演讲吗?

香港早已经在1997年7月1日回归中国,彭定康是历史的见证者,他心里十分清楚,自此英国再对香港指手画脚就是不识时务。彭定康不甘退出历史舞台,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妄加评论,今次又贼喊捉贼,声称中国外交部不应如此介入香港内部事务云云,试图以此显示他作为一个过气政客的影响力,只能是枉费心机。

作者:杨志强 香港工商专联会会长 资深评论员

来源:文汇报

杨志强 香港工商专联会会长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