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屠海鸣:彭定康攻击“一国两制”言论不攻自破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殖民者早已被历史所抛弃,但“末代总督”彭定康的“殖民情结”至今未了。在前几天举行的英国国会外委会上,以“教师爷”自居的彭定康再次对香港事务指指点点,称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控制收紧”“学术自由、公众机会、人权等方面均受到打压”,结论是“一国两制”在香港荡然无存。这简直是胡说八道!“末代港督”的言论,既无视“一国两制”在港成功实践的基本事实,又不避自己“前殖民者”的敏感身份,更不顾中英两国“互不干涉内政”的基本准则。

香港回归已经进入22个年头,客观地讲,“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并非完美无缺,但说“‘一国两制’荡然无存”,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样的言论根本站不住脚!

彭定康没有“一国两制”定义权

彭定康称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控制收紧”。请问,他所指的“控制收紧”是什么状况?中国中央政府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坚持两点,一是坚定不移,不会变、不动摇;二是全面准确,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前进。中国政府多次阐明底线原则,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如果这个底线原则都可以突破, “一国两制”岂不是变成了“两国两制”?不允许逾越底线,难道就是“控制收紧”吗?彭定康称香港的“学术自由、公众机会、人权等方面均受到打压”。请问:哪些人受到打压?“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早就写进基本法,港大学生会刊物公然散布“港独”言论,难道属于“学术自由”吗?梁颂恒和游蕙祯在立法会宣誓时,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标语,并将“China”读成“支那”,在如此庄严的场合公然宣扬“港独”、侮辱同胞,依法剥夺其议员资格,难道是“人权受到打压”吗?

彭定康称香港的“‘一国两制’荡然无存”。请问谁有资格定义“一国两制”?“一国两制”从理论到实践,经历了一个不算短的过程,中英双方经过谈判就重大原则问题达成共识,并发表了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1990年4月4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香港基本法。基本法明确规定了中央与香港特区的关系、香港居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香港的政治制度、香港的经济制度、香港的对外事务,以及基本法的解释和修改等。也就是说,基本法对“一国两制”从基本概念到具体操作都作出了明确定义,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定义“一国两制”,都轮不到彭定康!

那么,“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的效果如何?要对照基本法的规定来判别,要有大量的事实做支撑。彭定康的“荡然无存”之说纯属是信口雌黄!

“一国两制”在港成功实践不容否定

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在香港取得巨大成功,这一事实摆在那里,是任何人否定不了的。

其一,香港顺利纳入国家治理体系,中央兑现了对港人的承诺。回归以来,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不变,港人的生活方式不变,香港的法律基本不变。香港居民所珍视的法治、自由、人权、公正、廉洁等核心价值观仍然广受尊崇,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游行集会的自由等较之回归前有增无减,香港仍然是公认的全世界最自由的地方之一。

其二,香港实现了持续繁荣稳定,“东方之珠”魅力依然。回归以来,香港经济年均增长3.2%,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位居前列。香港依然是“自由港”,继续保持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地位,一直被有关国际机构评选为最自由经济体和最具竞争力地区之一。

其三、香港稳步推进民主,港人真正实现了当家作主。基本法确立了行政、立法、司法相对独立、相互制衡的政治架构,为“港人治港”提供了法律保障。行政、立法、司法在处理香港内部事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以立法会为例,基本法第七十三条赋予立法会议员诸多职权,回归后的立法会较之港英时代的谘议局、立法局的地位和作用大大提升。

其四、香港的发展空间得到拓展,港企从内地收获巨大红利。以金融业为例,过去21年间,港股市值涨了七倍多,上市公司数量增加了两倍多,日均交易额增长了四倍多。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内地经济的高速增长。如今有1000多家内地企业来港上市,占所有上市公司数量的51%,占港股市值的63%。随着“沪港通”、“深港通”的开通,香港金融业的发展空间更大。其五、香港的国际地位显著提升,对外交往更加活跃。香港以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或其他适当身份参与的以国家为单位参加的政府间国际组织有41个,香港参与的不限主权国家参加的政府间国际组织37个,157个国家和地区给予香港特区护照持有人免签证或落地签证安排。这些明明白白的事实,彭定康可以就此抹杀和否定吗?

抹黑“一国两制”别有用心

不久前,习近平主席在纪念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大会上提出和平统一五项重大主张,希望两岸一起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习主席同时希望香港同胞、澳门同胞和海外侨胞一如既往,为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实现祖国和平统一再立新功。

彭定康为何在这个时候抛出“‘一国两制’在香港荡然无存”的谬论?不难看出其险恶用心。他对“一国两制”的“香港模板”全盘否定,就是帮助台湾民进党当局对抗大陆,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的旗号,拖延中国的和平统一进程,同时标榜作为“末代总督”时期的政绩。

然而,历史是人民书写的,不是个别以“精英”自居的人书写的。“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得如何?港人最有发言权。回归以来,香港不仅保持了资本主义制度和原有的生活方式不变,有祖国内地作强大后盾,香港的国际地位显著提升,香港的抗风险能力大大增强,香港的发展空间空前扩展。曾经在九七前夕移民海外的香港人,大都回流香港;曾经视内地为“穷亲戚”的香港人,如今也北上创业;曾经在海外遇到危机的香港人,在得到中国大使馆的倾力帮助后,真切感受到了祖国的温暖,认识到一个中国的可贵之处,体会到有国家作后盾的坚定信念。

历史的发展自有其内在规律和内在动力,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彭定康作为一个“过气政客”,并不能改变什么。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多次在香港公开宣讲新时代成就时指出,香港是“一国两制”由构想变成现实的第一站,香港“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是最好的示范。香港同胞要充分认识这一点,不断丰富“一国两制”的“香港模板”内涵,推进“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为祖国和平统一作出香港贡献!

屠海鸣(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港区上海市政协常委)

来源:大公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