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位特首出庭作供 梁振英忆述掷杯案经过

行政长官梁振英昨就“掷杯案”出庭作供/大公报记者麦润田摄

行政长官梁振英昨就“掷杯案”出庭作供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立法会议员黄毓民,2014年在行政长官答问大会涉向特首梁振英投掷玻璃杯,被控普通袭击罪,案件昨(19)日正式开审,控方第一证人行政长官梁振英出庭作证,成为香港首名到法庭作证的在任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对袭击事件感到震惊,又承认是首次主动报案。案件将会在周四(21日)续审。

梁振英:主动报案是市民责任

梁振英昨日在作供时忆述,自己当日听到离他背后不远有玻璃碎裂声后“定一定神”,意识到自己并无受伤,只是感到震惊。他强调,自己没有利用休会时间离场,是因为自己当时职责是在立法会接受提问,这是他的工作,震惊也要继续。

梁振英表示,“任何一个受袭的当事人,都有责任向警方报案,经司法程序,疑人应绳之于法,这是市民责任,亦是对香港法治的尊重”。

控方昨日读出开案陈词指,2014年7月3日早上9时半,梁振英在立法会出席行政长官答问大会。梁振英进入会场时,10多名议员手持标语走近他抗议,当时被告黄毓民正坐在其议员席位。当梁振英走近讲台时,黄毓民突然走到主席台左侧、议员席第一排的椅子上,两次在桌面拿起一叠文件掷向梁振英,文件散落在保安主任附近及在梁振英的头上飞过。

当黄毓民第三次试图掷文件时,被上前制服黄毓民的保安挡开。黄毓民随即拿起一个玻璃杯掷向梁振英。该水杯有水溅出,更在梁振英身后一两米的地上跌碎,发出巨响。梁振英拾起其中一块玻璃,并于同日稍后时间交给其保镳署理总督察郑家俊。翌日晚上,黄毓民就本案向警方自首,被警方以“普通袭击”罪名拘捕。

刚晋身成为资深大状的女主控官黎婉姬昨引导梁振英作供。梁振英忆述事发经过后,表示对事件感到震惊。他指“因为特首或司局长去立法会发言时,都有议员作出破坏秩序行为,都系扰乱秩序。但今次系有玻璃杯抛过嚟,撞击力度大,系一件袭击事件”,其后他在盘问时补充立法会从未发生过同类事件。

黄毓民质疑梁振英口供可信性

黄毓民昨无律师代表,盘问梁振英时多次质疑其口供可信性。黄毓民引述立法会记录指,梁振英当日进入会议厅时,有数名议员展示标语及叫口号,但梁振英在口供上从没提及有议员叫口号。梁振英解释“报案的时候,主旨系有人袭击我,口号与否并非关键”。

黄毓民问梁振英是否对议员示威感到习以为常,以及认为议员展示标语“好烦”,梁振英经多次追问后表示不是习以为常,还表示“我觉得议员有任何诉求,可以通过答问大会提出,而唔应该做出滋扰行为”。

梁振英表示不记得当日有那些议员示威,对黄毓民指“示威常客”陈志全及陈伟业当日曾展示示威牌及“嗌口号”,梁振英不置可否,只称“唔想否定,不能够否定”。

黄毓民质疑梁振英曾与保镖利子津“串口供”,梁振英不可能不知道保镖在何时何地落口供,更不可能对警方安排的保镖人数不知情。梁振英否认夹口供,“我相信在场嘅人向警方落口供系警方嘅决定”及一直“信赖警方专业判断”。

黄毓民多次指出梁振英的口供上有数处错误,包括没有见证人签署、列出的页数错误及多个错字。梁振英强调“有仔细睇过”,但没有留意错字。他逾十次坚称“这份呈堂口供真实反映本人对这件事嘅供述”,但他忘记警方何时将打印本交给他签署,因警员当日“无带打字机”。黄毓民斥梁振英“讲大话”,梁振英否认。

黄毓民说,梁振英昨指有议员“掟嘢”,但口供上写“抛”,立法会记录则写“抛掷”,更在口供上写“左边有人将类似纸张的不明物体抛向我的方向”。梁振英解释“抛”是指,“离一个人一段距离,将物件送达一个地方”,又认为广东话“掟”、“抛”及“掷”是同一意思。辩方证人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昨早亦曾到庭。

本文综合来源:(星岛日报、大公报、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