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火校园 内地生急逃难

图:中大暴徒学生昨日长时间在二号桥与警方对峙,疯狂投掷汽油弹,现场陷入一片火海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黑暴分子继续骑劫校园,入侵校舍,一批批学生被迫逃离校园。继上周五科技大学大批内地生逃出暴力校园后,城市大学逾半内地研究生昨亦被迫拖行李急回内地避难。事源昨晨一批黑衣人入侵城大,在附近堵路并向警察扔砖头,更闯入学生宿舍淋油喷漆,制造黑色恐怖。城大教职员昨日向学生发邮件,称校舍被围困,紧急呼吁内地学生离开校园,到内地暂避。有中大内地生昨晚亦慌忙逃出校园,急返内地。

一批黑衣人昨晨在九龙塘浸大及城大附近以砖头、铁栏等堵路,防暴警察到场执法,有人在城大学生宿舍对开的天桥扔砖,双方一度对峙。及后防暴警察施放催泪弹驱散。其后有黑暴学生于城大Hall 8的研究生宿舍楼内捣乱,大批内地生遭受暴力威吓滋扰。

师生人心惶惶

有学生指,暴徒学生逐层逐间房敲门泼漆,击毁监控,打烂门禁,师生人心惶惶。

警方表示,自昨日早上七时起,有激进示威者聚集一条通往于九龙塘城市大学宿舍的行人天桥,从高处向地面投掷砖头等硬物;有激进示威者在歌和老街和达之路交界,以砖头、木板及铁栏等杂物堵塞多条行车线。警方呼吁,驾驶者及外出市民要留意路面情况,以免因路面堵塞影响出行。

城大教职员昨午向学生发出紧急电邮,呼吁内地学生如能在内地找到适合暂住的地方,最好即时离校数天。教职员亦提到:“我们被围困在一个防御设施的路障中,大门一则放有燃烧物料。”又表示通往大学的Hi-Bye桥(学生宿舍与学术楼3之间的天桥)旁的楼梯上洒满了肥皂性物质,“地面滑得离谱”;还说唯一开放的食堂食物供应已不足,并且会出现断供情况。

大批学生即日拖行李逃离校园。有城大学生表示,对于黑衣人闯入校园,校园不再是安静学习的地方,导致他们被迫停课数天非常生气。有内地学生说:“真的有逃难的感觉,我想这些内地学霸本来对这座城市和大学满满的向往,现在只有失落和伤心!”据悉,城大研究生宿舍内住宿生基本已撤离,过半内地学生已选择离开香港,回到内地暂避数天。

段爸恶果\中大纵暴自毁

图:段崇智昨再使出讨好招数,却未能制止学生破坏中大校园

大学沦为暴徒基地,纵暴校园自食恶果!中文大学昨日沦为暴乱战场,黑暴学生连续第二日堵塞吐露港公路、向铁路掷砖头杂物及纵火,更一度偷取校园弓箭、标枪作武器,意图杀害警员!防暴警进入校园拘捕及驱散,暴徒晚上再将暴力升级,连番以“水火箭”发射汽油弹直射警方,中大陷入火海。警方深夜派出水炮车驱散暴徒,至凌晨,暴徒学生继续堵路搞事。

昨日早上约七时,已有数十名黑暴学生在中大校园内架设路障,投掷汽油弹、砖头及焚烧杂物,数十名防暴警察推进至校园范围内,清拆路障。其后再有暴徒增援,继续以围栏、路牌和垃圾桶等物堵塞道路。暴徒闯入中大夏鼎基运动场,取去场内的裁判架、弓箭架及足球龙门架推出马路,又偷取器材仓库内16把弓、192支箭等作攻击,肆无忌惮向警方防线多次拉弓引箭,意图击杀警员。

中大校方在中午前派员取回已被盗走物品,发言人表示,学生取走了一批用于体育运动用途的弓、箭、标枪等物资,由于箭头由金属造成,不当使用会对四周途人构成危险。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表示,中大暴徒在20分钟内向警方掷30汽油弹,掷砖及焚烧杂物设路障,更偷走运动场的弓箭,强调警方不是要攻入校园,而是有人犯法就要执法拘捕及驱散。他强调根据《公安条例》,学校不是私人地方,警方不需手令都可进入拘捕,重申不容许香港任何一个地方窝藏罪犯,又促请暴徒自首。

最少三名中大生被捕

中大副校长吴基培及吴树培昨中午到现场与学生沟通,校长段崇智在晚上七时许亦尝试与学生对话,均不得要领。暴徒反要求警方永不进入中大范围,并释放所有被捕同学,暴徒随即再将暴力升级,不单以汽油弹还击,令二号桥陷入一片火海,甚至以“水火箭”发射汽油弹直射警方,令中大火海连绵不绝。有警员小腿受伤,警方其后出动水炮车驱散暴徒,警方深夜后退出二号桥。

警方其后表示安排撤退,呼吁暴徒停止追击,但在警方离开期间,有暴徒不断向警方投掷砖头、汽油弹、射弓箭,有暴徒发射信号弹,严重危害所有警务人员和在场人士的人身安全。暴徒其后向吐露港公路投掷硬物和汽油弹,危害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亦阻碍救护车服务。警方在多次警告无效后使用最低武力以协助离开现场。

中大前校长沈祖尧约晚上十时许现身中大二号桥,向暴徒称较早前在中大被捕的5人,有3人是中大学生,全部已保释,劝喻暴徒离开现场,惟仍有大批暴徒聚集,现场不少地方仍火光熊熊、烟雾弥漫。警方深夜派出水炮车驱散暴徒,至凌晨双方仍对峙。

教育局强烈谴责暴徒在大学校园的暴行,呼吁示威学生听从师长的指引,立刻放弃暴力,远离冲突现场。当局强调,任何人士皆不应利用大学校园作任何非法活动,而违法的人在校园内并不可以免除刑责。当局说,警方有责任维持治安,大学应配合警方依法执行职务,任何人不可以言论自由或院校自主作掩饰或借口作违法的事。

讨好暴徒失效 “段爸”败走

图:黑衣人在中大运动场纵火

向学生“跪低”而获中大生由“段狗”改称“段爸”的中大校长段崇智,昨在叶建源、区诺轩、朱凯廸、范国威、邝俊宇、黄碧云、林卓廷、张超雄及谭文豪等多名纵暴派议员撑场下,试图再以讨好方式与中大生沟通,但学生对所谓“段爸”恶言相向,多次起哄“到底条桥重要啲定学生重要啲”,有暴徒扬言要逼警方无罪释放所有被捕学生,否则一直留守二号桥。

段崇智现身后先讨好暴徒学生,指二号桥的前方属校园范围,警方不应进桥云云;其后又向暴徒妥协,称已和警方商讨,若中大校方派保安驻守二号桥,并确保能维持治安,警方答应可到桥尾驻守。暴徒不满谈判结果,大呼“我们不是要跟警方谈判”,要求无罪释放被捕暴徒,又扬言若警方不撤出校园,不排除会有进一步行动,明显对这个“段爸”已不合学生的心意。

朱凯廸、林卓廷、邝俊宇、范国威是区选候选人。

朱凯廸同区参选还有黎永添、徐卓然。林卓廷同区参选还有梁金成、孔永业。邝俊宇同区参选还有谭炜霖。范国威同区参选还有刘志成、戴卓然、杨聪。

黑衣人港大天桥投砖 清障男爆头倒地

图:暴徒从港大附近天桥投掷砖头、杂物攻袭清障市民

各大专院校遭到黑暴破坏,市民无辜受伤。黑衣暴徒不断在港大附近天桥扔下杂物,攻击桥下路人车辆,有途人清理路障,即被击中头部,痛苦倒地,头破血流,需要送院治疗。

暴徒理大掟杂物再堵红隧

昨日上午,有黑衣人在香港大学港铁站C出口天桥聚集,不停向马路投掷大件杂物及砖头。有司机骑电单车路过时,与铁椅杂物擦身而过,差点“炒车”。有途人试图将地面杂物搬开,即惹来桥上黑衣人不满,向他扔下硬物,正中白衣男子头部。白衣男子当场流血倒地,需送院治理。

理工大学黑衣人昨连续第二天在通往红磡港铁站的天桥上,将杂物投掷到桥底马路,堵塞红隧,防暴警察到场拘捕暴徒。理大昨午宣布,鉴于校园受到广泛破坏,将取消明天所有课堂,继续停课,而原定于13至16日举行的毕业礼亦将延期举行。

多间大学及大专院校宣布今天继续停课,包括中大、港大、科大、浸大、理大、城大、教大、公大、恒大及职训局等。岭大一度宣布今日可复课,但鉴于晚上多区交通阻塞和警察与示威者的冲突情况恶化,再次详细考虑同学和同事安全后,决定继续停课。

短评:谁令中大成“破窗”?

中文大学成为暴徒“基地”,过去两天,学生暴徒肆意纵火破坏,中大校园陷入一片火海。看到如此场面,市民不禁要问一句:谁令昔日世界一流大学变成今日的“破窗大学”?

西方有所谓的“破窗理论”,指不良现象如果得不到遏止,就会诱使其他人效仿,变本加厉。这理论套用到今日的中大再适合不过。

本来,中大的学生暴徒不敢如此嚣张,但就在中大校长段崇智发出那份指责警方的“声明”之后,形势急转直下。学生暴徒自此有了“倚靠”,愈见凶残。掟砖头、挥铁棍,拉弓引箭企图杀人,破坏铁路意图制造大规模人命伤亡。所有这些,都拜“段爸”所赐。

是非不分,企图讨好暴徒,这就是始作俑者之恶。段崇智的那份“声明”,就好像射向中大的第一枚炮弹,开始了对中大的毁灭性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