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犯罪挑公众敏感神经,身为亚裔的他们被迫走上拥枪之路

2023-01-31 15:04

▲ 加州亚凯迪亚市“Arcadia Firearm & Safety”枪店店主和讲师David Liu。洛杉矶时报

仇恨犯罪到近期大规模枪击事件挑起公众敏感神经,对于部分亚裔而言,感到安全意味着必须拥枪自保。

《洛杉矶时报》报道,加州洛杉矶韩裔居民Lynn Kim过去认为枪械让她感到紧张,更不用说购买,但在上周加州发生两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后,她告诉丈夫说:“亲爱的,是时候该研究弄把枪了。”40多岁的Kim与丈夫、上中学女儿和母亲住在西洛杉矶,她很害怕有人突然闯入,于是正在研究枪械和在网络上观看枪支基础使用视频。

疫情期间反亚裔仇恨犯罪增加,主要城市相关暴力犯罪增加,加上蒙市、半月湾相继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对少数但越来越多的亚裔而言,拥枪似乎是感到安全的唯一途径。

研究表明,尽管亚裔枪支拥有率仍处于全美各族裔中最低,但近几年情况开始改变。吉福兹防止枪支暴力法律中心研究经理Alex Nguyen坦言,疫情期间枪支拥有数量呈爆炸式增长。根据枪支行业贸易协会国家射击运动基金会的一项调查显示,近30%的枪支零售商表示,与上一年相比,2021年拥有更多的亚裔客户。

调查发现,其他群体购枪速度更快。超过60%的零售商向白人出售枪支数量较前一年多,非裔顾客较多为45%,拉丁裔则有37%。枪支拥有数量显着增加代表亚裔文化正在变革,尤其是沿海城市。皮尤研究中心和其他调查显示,截至目前为止,白人是最常见的拥枪族群,亚裔则最不常见。

加州拥有全美最严格枪械管制法律,上周发生的两起导致18人死亡的大规模枪击事件重新点燃枪支管制辩论。有人认为,买枪并非亚裔应对恐惧的正确方式。倡导组织 “MomsRising”资深副总裁 Gloria Pan恳求亚裔抵制购买枪支的致命警报。

▲ 枪击案发地,市民摆出的心形祭奠图案。

枪支行业同时也加大对亚裔及其他非白人群体的营销力度,广告和杂志封面上出现更多不同族裔面孔。拥有中国和日本血统的Chris Cheng因多年前被国家步枪协会招募而感自豪,他也很乐意帮助枪支行业向亚裔美国人进行营销。

43岁的Cheng来自旧金山,在橙县长大。他的父亲是一名美国海军退伍军人,小时候就教会他如何安全使用枪支,两年前帮助创办亚太裔美国人枪支拥有者协会,目前约有两千名成员。来自帕沙迪纳市兼职音乐家、台裔美国人Mike Yu可能很快就会成为新枪拥有者之一,他和父亲计划走访枪店,比较价格和可靠性。25岁的Yu坦言,父亲过去总担心会擦枪走火,但在蒙市大规模枪击事件后,他的想法有所不同。

加州拥枪者需要隐蔽携带许可证才能在公共场合持枪,大多数只能将武器存放在家里,但这几乎无法防止大规模枪击事件,但考虑买枪者而言,这会让他们感到更安全,即便无法随身携带。 70岁圣塔安那居民Hung Nguyen年轻就是一名枪械爱好者,去年再次购入一把鲁格步枪用于打靶练习。他强调年轻时曾经历越战和西贡沦陷,过去几年民众囤积卫生纸、抢购鸡蛋等情况让他感到焦虑,他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也是为何要有武器来做准备。”

Tom Nguyen表示,每次当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后,民众对加入他的组织“L.A. Progressive Shooters”兴趣跟着增加。 该组织2020年创立,为可能被枪支和一般枪支商店吓倒的自由派或进步人士创造友好环境,教授课程包含基本射击、防御性手枪技术及如何申请隐蔽携带许可证。他估计600名学生中至少有四分之一为亚裔。Nguyen指出,对他们来说,反亚裔仇恨是学习如何使用枪的首要驱动力,但其他暴力犯罪也是因素。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