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3年以车为床终盼到通关,跨境司机团圆洒泪抱妻女

2023-02-10 08:34

世纪疫情,苦了跨境家庭,家人不相见。 等了三年,两地通关,一名三年来“无家可归”被迫屈睡货车上的跨境司机,终于北上,回到东莞的家,开门一刻,不禁流下男儿泪,把妻子一拥入怀,再见女儿,现在已长得亭亭玉立。 盼夫三年,内地妻子说..“赚多少钱冇(无)所谓,最紧要(最重要)一家人齐齐整整。”

任职跨境运输三十多年的阿昌,跟很多同行一样,娶了内地妻子。 “家人住在东莞常平,女儿今年十一岁了。” 他在香港没有住所,疫情前每天送完货,即时返回常平的家。 封关后,香港与内地货运量大减,他一个人留在香港打散工,汇钱回家,“(疫情期间)回去要住隔离酒店,麻烦又重皮,这几年都冇(没有)见家人。” 为了省钱,阿昌以货车为家,近三年每晚屈睡车上,每当思念妻女,就打手机,视频见面,“这几年过得不太好,一个人孤零零,错过了女儿的成长阶段。”

■阿昌近三年每晚屈睡车上,以货车为家。

▲阿昌近三年每晚屈睡车上,以货车为家。

女儿日日盼父归

本周初两地免检疫通关,阿昌放下手头工作,立即起行,经罗湖口岸再乘火车回家,“火车不用半小时,但感觉好像很耐。” 回到家中开门一刻,他心情激动,流下眼泪,“虽然不是甚么豪宅,但这是我日夜挂念的家,心情好兴奋。” 他放下行李后,和妻子来个深情拥抱,“虽然一把年纪,又是粗人一名,但我爱锡家人。”

昌嫂也哭了,日盼夜盼,终于等到丈夫回来一家团圆,“这三年心情不太好,担心他一个人在香港没人照顾,吃不好睡不好,女儿又经常嚷着要见爸爸。 这段日子,我不时以泪洗面。” 她又说..“赚多少钱没所谓,最紧要一家人齐齐整整。” 没多久,女儿阿敏放学回来,与爸爸重逢,飞快上前亲吻爸爸,“爸爸回来后,放假可以陪我出去玩,他答应带我去动物园的。”

“只想上床睡一觉”

三年不见,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期间,阿昌不停给女儿夹上餸(饭)菜,“这餐晚饭,是几年来最窝心的一顿饭。” 昌嫂也从厨房拿出一碗热汤,叫阿昌喝多点。 她说:“他这几年在香港都是吃饭盒,煲多点汤水给他喝。” 晚饭后,阿昌陪伴女儿做功课,封关前,她读三年级,现在六年级了。 这几年未能陪她成长,自己有点遗憾。” 阿昌说,会休息一段时间陪伴家人,“我们这行多劳多得,以前不会放大假,现在乘机好好休息一下。” 他又说,稍后会联络厂家客户,争取生意,“两地全面通关,运货定单会愈来愈多,生活很快会回复正常。 不过,现在不想太多,只想上床睡一觉,在车上睡其实很辛苦的。”

■阿昌终可陪伴女儿做功课。

▲阿昌终可陪伴女儿做功课。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