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廷敬的人品

2023-05-04 17:34

康熙时期,朝廷上有“索”(索额图)党和“明”党(明球),两党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拼命拉拢人才,对皇上颇为器重的翰林院庶吉士陈廷敬,也极力拉拢。

面对两党的亲近拉拢,陈廷敬表现得相当理智。根据自己的判断,他知道两党相争,必然是两败俱伤,自己唯有清清白白,两不相帮,一心为皇上着想才是正道。所以,陈廷敬采取了中立的态度。

陈廷敬始终奉行清正廉洁的做官准则,取得了康熙皇帝的信任和赞赏,却无形中伤害到“明”“索”两党的利益,让他们十分恼火,寻找各种机会对陈廷敬实施打击。

他们找到的第一个打击对象,是陈廷敬的弟弟陈廷统。“明”、“索”两党利用计谋陷害他贪污,间接地打击陈廷敬。而陈廷敬对此三缄其口,不为弟弟求情解释。真相大明后,康熙知道了陈廷统的冤枉,更器重陈廷敬了。

接着,“明”、“索”两党又通过打击陈廷敬的儿女亲家张汧,意在让陈廷敬受牵连。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张汧任湖广巡抚时,山西道御史陈紫芝疏劾他“位任未久,黩货多端”。说他在福建布政使任上亏蚀库银三十余万两,这就是康熙年间震动朝野的张汧贪黩案。康熙帝对此事非常重视,让直隶巡抚于成龙、山西巡抚马齐等人前去会审此案。

审案归来后,于成龙将案情上报皇上时,有大臣趁机说:“被弹劾者张汧有亲戚(指陈廷敬)在北京为他打点此事,应该一块追究!”此时,案情还因为涉及到徐干学受贿,徐干学于是贿赂康熙左右,向康熙帝进言说:“张汧用银,又有送银子者,陈廷敬也!收银子者,高士奇也,与徐干学实无涉。”

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况,陈廷敬深知自己处境艰难,再多的申辩也只能招来更多的是非,于是缄默不语,等待案情水落石出。康熙二十七年四月,张汧因“贪污银九万余两”而被处绞刑。此事结案后,康熙帝觉察到陈廷敬无辜而被牵连,对其更加敬重了。陈廷敬这种老成谨慎的政治作风,深得康熙的欣赏。

三年后,陈廷敬担任左都御史,从此以后备受重用,一直做到文渊阁大学士。

面对当时明珠权倾朝野的现状,陈廷敬仔细揣摩康熙的心思,准确把握到了自己应该担负的政治使命。

一次,皇上找陈廷敬问话,言谈间,陈廷敬随口说出“明相国”几个字时,不料康熙大怒,说:“大清从未设过什么相国,何来的明相国?”就是这一句话中,让陈廷敬敏锐地察觉到了康熙帝对明珠的反感,也让他知道,反击明珠的时机成熟了。

随后,陈廷敬立刻搜集证据,设计了一个奇妙的“连环参”,奏章四上,连续参劾了明珠、索额图、徐干学和高士奇四位大臣。从前地位显赫的朝廷重臣,此时却经不起风吹雨打,弹指间倾倒在地。

弹劾的结果是,明珠被罢相,索额图身死囹圄,徐干学罢官之后郁郁而逝,高士奇被斥退回籍。陈廷敬的连环参,不仅保全了自己,更帮康熙铲除了朝廷头痛已久的“明”、“索”两党,使自己的地位更稳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