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宿狂人随街大便,臭气熏天玩谢太子街坊,自揭曾跟两大武打巨星习武

2023-11-04 09:35

香港人对于露宿者普遍倾向包容,亦愿意帮助他们。惟《星岛申诉王》早前收到太子区居民及商户申诉,表示区内一位行为怪异的露宿者,因为一种特殊癖好,令居民感到不卫生及无法忍受。

异味愈趋浓烈 市民绕路走

该位露宿者是一名年近70岁的男子,街坊指他栖身太子道西天桥底已接近两年。有指他近年把床褥愈放愈出,偏偏上址是街坊过马路出行的热点,人流较多的时候很容易碰到该露宿者的床褥或随身物品。

《星岛申诉王》早前收到太子区居民及商户申诉,表示区内一位行为怪异的露宿者,令人无法忍受。

▲《星岛申诉王》早前收到太子区居民及商户申诉,表示区内一位行为怪异的露宿者,令人无法忍受。

街坊林太形容,路过时上址“又臭又馊,不知他是否常常在那里撒尿”。居于太子的黄同学,则表示邀请朋友到他家游玩时,因觉得路过露宿者的位置很臭,刻意绕路走。

该露宿者对街坊的滋扰不止于此。观察所见他会街上翻阅成人杂志,并向路过女士搭讪,有人直言感到惊慌。然而街坊最大指控,是大叔大便时经常不去厕所,而是走到对面大厦的后巷就地解决。

在大厦路边开水电店铺的东主,闹爆该露宿者在他店铺旁边的渠位大便,要他拿水喉冲洗;保安员黄女士透露她试过巡楼完成后从后门离开,一开门便踩“黄金”,连裤脚也沾上粪便。

太子区有大厦贴出告示,谴责该位露宿者到处拉屎的行径。法团主席陈先生,还带我们到大厦后巷,指出露宿者几个“便便”黑点,指对方的粪便不时溅上大门,要人清理。

大厦闭路电视最少两次拍到该露宿者到后巷大便的过程,可见他从不会左顾右盼看看有没有途人,直接脱裤大解;便溺过后,他提起裤子就走,不会用纸清洁,当然亦不会清理遗留地上的粪便。

陈主席表示,曾经了解过该位露宿者的背景,得知他以往曾任龙虎武师,说话正常和清晰,亦曾见过他与社工聊天。虽然大厦曾经透过一位前区议员协助,求助政府多个相关部门,但情况未见改善。他最担心的是,过马路的行人会因为闪避该露宿者或其物件,一不留神而出现交通意外。

自揭身世 曾跟两大武打巨星习武

因应街坊的申诉,《星岛申诉王》摄制队无视浓烈异味,靠近该名露宿者与他谈话。他自称姓吴,快将70岁,由于糖尿病与脚痛影响而未能工作,但又未够年龄获得生果金,只能够靠街坊捐助,或者拾纸皮变卖来讨饭吃。

因应街坊的申诉,《星岛申诉王》摄制队无视浓烈异味,靠近该名露宿者与他谈话。

▲因应街坊的申诉,《星岛申诉王》摄制队无视浓烈异味,靠近该名露宿者与他谈话。

主持直接问吴先生,为何要在街头大解,他辩称事件已是数个月之前的事,亦得知大厦闭路电视有拍低过程。有军装警察曾向他了解事件,警戒他下次别再这样做,因此近期已再没有到后巷大解。惟他也悻悻然地称,“那些从内地来的小朋友,或者部分南亚裔人士,都是入那条后巷解决,为何不全部拘捕?”

对于街坊指他身体及随身物品传出难闻异味,吴又辩解说是扔在街头的饭盒和垃圾所传出,而抛垃圾的不止他一人,认为街坊诿过于他,又强调自己有到附近的健康院洗澡。对于当街看成人杂志,吴亦自有见解,“我看书时身旁没有小童、没有女性,不怕尴尬。况且成人杂志在香港是准许出售的,我付钱或拾回来看,没有罪的。”

吴先生在交谈期间,披露自己更多背景:他自称在香港珠海书院新闻系毕业,曾经在《华侨日报》做突发记者,却难耐“人家儿子死了,我们还要去问长问短,被人闹”而离开传媒行业。吴又称曾经加入邵氏做龙虎武师,获得当时两大武打巨星关德兴和石坚的指点。

“石坚指点我们较多,吃饭后会教我们功夫,因为担心我们身手不佳,会令电影不好看。”吴先生并未有透露家庭状况和有没有子女。采访当晚,他问摄制队索取20元,用来买水和买食物,已经非常满足。

油尖旺民政事务处回应《星岛申诉王》查询,表示过去两个月透过“1823政府一线通”热线,收到5宗针对太子道西天桥底露宿者的投诉,民政处派员到上址了解后,已经将个案转介食物环境衞生署、香港警务处及社会福利署。警方表示,今年9月曾经接获保安员报案,指控有人在后巷便溺,事件列作“投诉滋扰”。

食环署称,由今年9月到10月底,针对太子道西上述地点接获4宗投诉,指上址有露宿者引起环境卫生问题。该署派员巡查后,近日在相关地点收集和清理了大约50公斤由露宿者弃置的物品和废物,并彻底清洗相关地点以及周围公众地方。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